气味漫忆

直视电脑屏幕的时候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潮湿。将要书写回忆的时候,情绪恰如春天夜里常常嗅到的草木气息一样,湿冷却唤起着暖暖的渴望。我是自幼便对气味敏感的人,每一种气味,都可以瞬间让人想起一个环境、一个人、一段时光。对于不善表达亦偏爱沉默的人来说,鼻翼耸动、轻轻一嗅间,便与空气中看不见的往事有了对话,悲与喜,甜与涩,都深锁于心,不动声色,却寸寸分明。而独享一份气味的灵敏,就如路边不惹人注意的酢浆草般,不足以惊扰这世界一分一毫,却悄然生长,拥有自己一份完整的鲜绿。

按:校园里有几棵老槐树,花开花谢,似水流年,见证着学校发展,陪伴着我们成长。每天走过它身边,你是否仔细观察过它,又是否有你独特的感悟呢?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请围绕槐树或槐花,写点属于自己的文字,300字左右。

有了这样的想法,就愈是贪恋那一点点不与人言的私享。鼻子愈灵,嘴巴愈懒,甚至觉得通过气味与生活对话,是心目中几近圣洁的方式,被人间聒噪抛弃,却被神性无声接纳。

威尼斯平台官网 1

大多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闻到的都是草木息,那不是“香”与“不香”就能简单概括的。每一种气味,有每一种气味的性格,甚至情绪——你也能在那深凉湿润中嗅到一个季节的沉静,如果开花也是一种心事,那是绽放前以深绿自守的矜持和等待。有鸟鸣躲在树冠里的时候,气味因几声清脆而变得立体,气味与声音、颜色从就不是割裂的,它们以共生的姿态交织出生命的生动,我仿佛能看见那些绿色的气味,在空气中飞成萤火虫的样子,那小而真诚的萤火让人感动。

              董懿:又是一年槐花香

而春天向来是易感的季节。不要说一树一树盛放的生命,就连一件沾染体息的衬衫也能唤起温热的感触。某天晚上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一种带着体温的气味轻轻掠过,那一瞬间,二十岁的人被带回了十六岁开满蒲公英的校园。当年那个皮肤黑黑的男生,手心时常有汗。那只手有时摘了蒲公英让我来吹,有时摘了校墙外玉色的槐花在下雨的天气里递到我手里,而他留给我的记忆,就是那一团蒲公英一样茸茸的温暖、槐花一样清淡低调的善意,和那带一点点汗湿的憨醇和朴实。他爱读《周易》,相册里现在还存着他那张捧《周易》一脸书生气的照片,穿蓝色领边的校服短袖,他和校服一起,以照片的形式被存在了蓝色的青春记忆里。十几岁的莫名梦幻人人都有,人人也都会失去。大学里昆明湖畔有一棵大槐树,对于曾渴慕槐花的我来说当是赏赐般的惊喜,如今见了,却只是平静笑着,不摘花,在心里把他的气味温习一遍。在没有人把蒲公英用眼镜盒小心藏了送给我的校园里,身旁这阵带着体温的气味,让我和春天有了秘而不宣的默契。笔停顿三秒,默然微笑,然后继续书写。

      清晨,微风拂过,天清气朗。

气味就是这样让我默默发生感动,再不为人知地把那感动藏到心的抽屉里。我问男友,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能记起我的味道吗?他说可以。而我对气味的感知却是有缺陷的。我总是在与这种气味相隔很久很久之后,闻到后才能记起关于气味的一切。我想,那空白的时间,它大概是在发酵。等思念足够浓,浓得开始转为和清水一样淡的时候,它方以醇厚的样子重现在我身边。而我,也恰能以不卑不亢的姿态缅怀过去,不悲悼失去,也不炫耀如今。

     
刚刚踏进校门,一阵清香飘过,忽然落下几朵花瓣儿,悄悄地落在地上。抬头向上望去,绿叶爬满老槐树的枝头,树上散挂着一串串白色的花瓣。嫩小的叶子,有的三三两两放肆分布着,有的三五成群簇成一团。蓝天上的太阳散放着光芒,从无数的叶孔中穿过,映在地上若隐若现。地面上无数个光斑与周围的阴影拼成了好一副动人的美术画!

如今正是春天气味浓的时候,几日的冷空气亦不能阻挡它女子怀抱般将人融化。人闻到这气味的时候,就真正地从冬的蛰伏中苏醒。我每日归来,都要沿路深嗅一番,分辨这气味里,是否多了几种——那是细数春天的脚步,期盼的,却不仅仅是枝头冒出的新芽……

威尼斯平台官网,      忘不了,
夏日,当被那强烈的太阳光虐待之时,我一个人站在树下,倚在树旁,享受着炎炎夏日中那一丝丝的阴凉。更忘不了,春日的生机,夏日的阴凉,秋天的落寞,冬天的沧桑,在亘古不变的轮回中,一个个学子在老槐树下快乐成长。

     
即使风吹雨打,你也要用肆意的芳香证明你的美好;即使岁月流失,你也要用纯洁的花瓣展示无畏的顽强。盘曲的枝干,是你无声的力量;脚下的土壤,是你沉默的依靠;树上的枝繁叶茂,是你无私的付出;一年又一年的轮回,是你无畏的坚持。

      又一阵微风吹过,好一个春天里的槐花香!


                  赵宇佳:老槐树

     
在我们学校,除了两栋教学楼,正对门口的那棵老槐书就算是标志物了。

     
初春,春风吹红了桃花,吹绿了柳树,吹来了燕子,却没吹醒校门口的那棵老槐树,心中不免失落。

     
如今,春天过去一个多月了,无意间,老槐树已枝繁叶茂。可我还是不甘心,心中只是一直期盼着它能开出一串串洁白而芬芳的槐花来,便每天都要关注它:进校门时看它、上操时看它、课间休息时也看它••••••

     
慢慢地,我发现槐树的叶子也那么耐看。那盈盈的绿,多美好啊!那是春天独有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绿呀!那茂密而有生气的嫩叶,就如一个个怀揣梦想的少年,他们努力奋斗着、他们顽强拼搏着!原本就椭圆而小巧的叶子,在这么大的一棵老槐树的比较下,显得多么渺小,可当它们聚在一起时,又是这么繁茂。我们正值青春年华,不也应该如此吗?就应像这叶子一样,团结努力,心怀梦想,共同进步!

      真的,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槐树叶也这么的可爱。


                  赵海月:校园的老槐树

     
走进我们的学校,一棵高龄老槐树伫立在我的眼前。它那粗粗的树干,几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它的身上有许多深深的树纹,也许那是岁月给它留下的痕迹。

     
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里,老槐树开始抽出新芽,从棕色变成了绿色,树枝上也渐渐冒出细芽。

      最近几天,
走近老槐树,你会闻到一股淡淡的槐香,让人神清气爽。抬头仰望,老槐树上还有几个鸟窝,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热闹极了。

      校园里的老槐树,永远是那样生机盎然,给我们带来无尽的美丽!


                甄梦茹: 校园里的老槐树

     
校园的大门口,有两棵高大挺拔的老槐树。这老槐树比我要大得多,它伴随着我成长,陪伴我度过生命中美好的九年。

     
春天,是槐花开放的季节,在槐花树下做操时,总会闻到一阵清香。槐花是白色的,就像初生的婴儿那般娇嫩,也像天上的仙女那样圣洁美好。从小学到初中,从小孩变成了少年,老槐树对我而言有着非凡的意义,它像一本日记,每次看到,便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

     
到目前为止,小学的日子是我最怀念的一段时光,在那段时光里,每天都充满了快乐与幸福,大家彼此之间拥有者最纯洁的友谊。在这棵老槐树下,我们初相识,在这棵老槐树下,有着我们比赛时奋力拼搏的身影,在这棵老槐树下,也有我们最后的分别。

     
每当看到这棵老槐树,就会想起曾经的时光,曾经的一切,或许终有一天会随着时光而消散,但那份天真无邪和真挚的友谊却会像着棵槐树那样守护着我,住在我心里,一直住下去…… 
                   


                周雨桐: 校园里的老槐树

      我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这几棵老槐树。
他们不是人为栽种的,而是自然生长的,因为他们正好长在从大门口到教学楼的拐角处。
踏着清晨的朝阳,我向它走来;伴着黄昏的夕阳,它目送我离开    。

     
它的树干是朴实的棕黑,他的枝叶是温和的绿,它的花是素雅的白。从夏到冬再到夏,它陪伴着也见证着我们一点一滴的成长。他的身侧是篮球场。年复一年,男孩们在那里尽情挥洒青春的汗水,展示自己青春的气息;女孩则三三两两聚在边上,全神贯注,却不看球,只看人。

     
于是,老槐树知道所有青春的故事。十载寒窗的奋发,快意恩仇的情谊,“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喜欢,还有无数个莫名其妙的笑话,无数次尴尬的囧境。

      所以,请别担心时光过得太快,老槐树会帮你仔细珍藏所有的回忆。     
               


                杨博文:又是一年槐花香

     
下课去接水,却发现饮水机边挤满了人。唯有面前这课老槐树默不作声,望着他们,掷下一片影,似一位长者,用一树温暖的槐花香将孩子们拥入怀中。

      又望槐花开,再闻槐花香,不由得记起了他与我共度的时光。

       
小学时,他就已经如此年迈了。每次上完体育课,炎热难耐。而他那层层阔叶洒下的绿荫便成了一片乐土。和好朋友倚在那粗壮、扭曲的树干上,热浪中翻滚的心顿时有了依靠。想聊什么就聊什么,想说多久就说多久,无所顾虑。忽然有同学跑到槐树下捡着些什么,说是槐花很好吃,我就同他们一起拾了。把洁白柔软的花瓣一片片摘取,显出那纤细的鹅黄色的花蕊,清水一冲,放嘴里一尝,满嘴就充斥着纯粹的清香,心里也洋溢着说不出来的甜。

     
升入初中,这位老者依旧挺立于此,但是有人每天陪着他了——早晨来上学,总会在踏进校门时,看见何老师穿一件紫红色的坎肩,顶着那头整齐的短发,把手抱在胸前,和领导交谈着,爽朗地笑着。我走近问声老师好,她就一定会转过脸来,很热情地微笑着回应我。日复一日,她看着我走进校园,看着她教过的学生一个个迈进校园。不知她最后一次经过这棵老槐树,走出校门时,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在这里读了八年书,又闻槐花香,感到格外亲切。


                田俊婕:学校里的老槐树

      春天的到来,使得校园里的老槐树又恢复了生机。

     
老槐树的树枝上被春天神奇的画笔点满了绿色,嫩绿的颜色让人在上完课后看一眼就会忘记题目的困难,让人感觉很舒服。白色的槐花挂在上面冲着我们微笑。一阵风刮来,香甜的味道扑鼻而来。

     
每次看到这一树的槐花的时候,就会想起姥姥给我烙的槐花饼,两面都煎得金黄的,一口要下去,槐花香在嘴中回荡。

     
每天进校门,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这棵老槐树。现在回想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有老槐树陪伴的校园生活已经有两年了。记得第一次见它,是来学校里参加入学考试的时候,当时天气闷热,使人烦躁得很。一进校门,我就看到了枝叶茂盛的老槐树,是它撑起了一片阴凉,让我的心情得到了舒缓。我当时是无比惊讶的,惊讶这槐树如此之高,惊讶它的枝叶如此茂盛。

     
之后,我就正式开始了我的初中校园生活,每一天都有老槐树的陪伴,不论是开心还是难过。大家都在这可老槐树下玩闹,上课,训练……在我们心中,这棵老槐树已经成为了学校的一份子,必不可少的一份子。

     
夏天马上就要来到了,老槐树又要张开它那绿油油的手臂为我们遮阳了。老槐树,有你在,真好! 
                       


                  周小芃:槐花

     
在我们学校旁边,有一种花,当你靠近它时,你会闻到淡淡的香气。它,就是槐花。

     
每当我经过路边,总能闻到香味。路旁种着一排槐树。远处,能隐隐看到槐花的样子。
那花很小,是白色的,花瓣一片一片的,十分的小巧。那花长得好像一串葡萄,花都长到了一起,真的好像一个肉球。
但是,槐花真的好香。它,给春天增添了不一样的味道。                     
     


                  赵雨菲:心头的槐花香

     
还记得小时候,每次去朋友家串门时,总会去附近的公园玩耍,每当五月,都会闻到一阵阵的沁人心脾的香气,那是一棵棵槐花树散发出来的。有时花期提前,四月就开花了。

     
四月,槐花如雪,阵阵幽香让人陶醉,槐花含羞待放,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聚集在一片片嫩绿的叶子中。我和朋友在那条小路上漫步,一阵阵清香随风荡漾,给人带来清爽。

     
槐花的花朵很特别,小小的白色花朵在还未开放时扁扁的,一串串,像白色的葡萄挂在树上。槐花中心的花蕊是浅黄色的,搭配上雪白的槐花瓣,显得格外漂亮。
如今,又到了槐花飘香的季节,可昔日的公园和公园里的槐花林,早已不见踪迹,不知何时立起了一排排高大的楼房。

     
虽然,记忆中的槐花树林不再重现,但那些槐花的清香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底,那些飘香的槐树,也永远烙在了我永不褪色的记忆里。


                        魏嘉一:槐树之约

     
槐树,一直是我们学校的特色之一,从我一年级进入这个学校开始,他就在这里。我和几个同学在槐树下,手拉着手,围着槐树转圈圈。玩累了,就坐在地上,天真地说:“我们以后都要在一所学校,当最好的朋友。”
如今,我们虽然在一所学校,但交流却越来越少。

     
我望着老槐树,想起了我们天真的约定,我们还都在成长,而老槐树却不长了。枝干十分粗壮,树皮十分脆弱,根深深地扎在泥土中,高大的槐树已不需要再浇水,自己便会吸收水分。树干一个人是抱不过来的,站在底下看,槐树直插云天,从很高的地方才长出旁支,浓密的树叶足以为人们撑起一片阴凉。

      好几次听说老槐树要被砍,心里都十分难过,像是要与多年的好友分离。
当时的约定,十分天真,但确实是内心深处的想法,这颗槐树也许就是我们的见证人吧。


                    崔晓宇:四月槐花香

      在我的童年里,槐花总与姥姥相连。

     
在姥姥所居住的村子里,有一棵老槐树,有一年回老家,正赶上槐花开的日子,也就是在那时,我记住了槐花。
一棵槐花树,香遍了整个村庄,那时候,姥姥带我去赶集,他带我走到了卖槐花的小摊,买了一袋子槐花,我出于好奇,不知道买槐花有什么用,后来才得知槐花可以做槐花饼,槐花糕……

     
我们回家的时候经过那棵老槐树,在地上有几串没被踩的花,我捡起一串细细观察:它们的花瓣是黄白色,有的还捎带点绿意。每片花瓣,都皱缩而卷曲。凑近一闻,那素雅的清香让我深深地记住了槐花。
姥姥告诉我,将槐花的花萼什么的揪下来,从低下一吸,就能吸到一点点甜味。那,就是槐花蜜,我小时候,最喜欢干的就是这事,自从知道槐花蜜能吃,天天和表弟跑到槐树底下“偷偷”地像两只小蜜蜂一样吸花蜜。曾有一次我们还被妈妈抓住,被训了一番,便再也不乱吃了(主要因为妈妈怕我们吃坏肚子)。

   
姥姥做的槐花糕是我吃过所有槐花糕的最好吃的。见姥姥做槐花糕时先去梗,再往盐水里泡,接着再到热水里一过滤,接着把各种糖啊水啊糯米粉什么的加在一起搅和,然后倒油,搅拌搅拌就放容器里蒸,大约20分钟,就出炉了。槐花糕必须等凉了才好吃。印象深的是我和弟弟第一次吃槐花糕时为等它变凉,就一直乖乖的等。等到凉了,我们拿起一小块品尝,那简直美味。现在想想都忍不住回老家吃姥姥做的槐花糕。

   
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一丝丝清香的味道传入鼻尖,一盘盘美味的槐花糕说不出的美味,还有姥姥做槐花糕时的背影让我怀念…… 

            秦兆莹:又是一年槐花开

     
又到了一年中槐花盛开的日子,校园中的槐花又一次地绽开了笑容。远远地可以看见它那粗壮的枝干,以及嫩绿的叶片中夹着的一串串白花。虽然这绿叶刚长出来时是那么的惹人注目,但是现在在槐花的光环下,它们仿佛成了陪衬。花儿们虽美,但它们的寿命却是短暂的,所以我们更应珍惜它们,不是吗?

     
走近可以闻到槐花所散发出的清香,这使我想起了妈妈做的槐花饼的香气,这香气我是绝不会忘记的。和家人赏槐花和做槐花饼似乎成了每年春天的固定节目,而它们也会是我小学、初中生活的画卷中温馨并难以忘怀的一笔。

     
我喜欢槐花,喜欢它那洁白的身姿,喜欢它那淡雅的芳香,更喜欢与家人一同赏花的那种快乐。


                崔涵月:又是一年槐花香

     
今天下午干完值日,背上书包便准备回家。刚下楼,我便看见校园里那棵粗壮、高大、繁茂的老槐树,槐树纸条上开满了一簇一簇的槐花。槐花是洁白的,花蕊是嫩黄色的,一阵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来。

      看着这满树的槐花,我不禁回想起了童年与槐花之间的故事。

   
大概是六、七岁吧,那是一个清明假期,我随爸爸妈妈回老家踏青,第一次与老槐树和槐花相遇了。每天上午,热爱诗词的爷爷都会领着我漫步在一棵一棵的老槐树下,教我有关槐花的诗:“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风舞槐花落御沟,终南山色入城秋”,走在一树树的槐花下,感受着来自诗词的熏陶。

     
我整个身心都仿佛沉浸在槐花的海洋里、文化的长河中,而最令我难忘的,莫过于蒸槐花饼了。香甜的槐花,和上面、油、葱花、五香粉、少许盐等调料,再磕上个鸡蛋,搅匀了放到锅里笼屉上蒸,蒸好的槐花饼是白色的,一口咬下去,香甜软糯,太美味了,就这样想想,口水都不自觉的流出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忘不了那一句句的诗词,更忘不掉那美味的槐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