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世界

迷迷糊糊的感觉和朋友在一起,却又想不起来,脑袋一片空白,像是喝醉了断片儿,只记得天黑黢黢的,天空中连启明星也没有亮,周围的树很安静,风也好像睡着了都感觉不到,只刚好看清前方的路,一直往前走,到了站台就停了下来,等车的人很多,大家很安静,没有嘈杂的声响,甚至连脚步摩擦声都没有听到,有一种错觉是你自己一个人在等车,如果不是有实体其他人都好像空气一般不存在,时间似乎静止,就这样一直等

威尼斯正规官网 1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汽车驶了过来,大家有次序的排好队,上了车,我看不清这车子长什么样子,感觉应该和平时乘坐的长途汽车没什么两样,里面却没有座位,像极了公交车里的配置,我站在靠窗的位置望向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像似雾又像是树走了神,心里明明很复杂却怎么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像极了失了魂的躯壳亦或是丢失了躯壳的灵魂。这一路上一样很安静,大家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时间感觉又一次在车上静止

大学本科班里有个同学要结婚了,据说是个大将军的女儿,但是很奇怪,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同学,还有很奇怪的一个地方是,她要嫁给一个日本人。她邀请了班级里的所有人一起去参加。作为班里的一员,我很自然地被邀请了。

车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座山下,大家还是没有说话依次走下了车,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我心里明白要越过这座山头就可以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周围雾更浓了,根本看不清,只沿着路一直走,路是S型沿着山向上的,也许就是一盘山公路吧,差不多到了半山腰,前方多出了一个界限一样的柱子插在路的两边,看不清柱子的大概样子,心里却明白跨过这个界限另一端脚下泥土里会不时冒出火焰,就好像火山就在泥土的下方,随时会迸发出岩浆,只是你看不到它会在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一旦碰上火焰立刻化为灰烬,所有人疯狂往前冲,有些人一不小踩下火焰刚好冒出瞬间化为灰烬,我害怕极了,脚怎么也移动不了,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越过了界限,一团火焰突然从我身边蹿了出来可我怎么也动不了,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回头柱子不见了,路也被山里的雾气给遮住,能见度估计不到2米,大家都在往前冲,这样的回头路我不敢走,万一走岔了就再也找不着同伴了,我还不想一个人在这黑黢黢的地方,我必须往前,用尽了全是的力气向前冲了几步,突然上面冲下来一个男人一把抓住我的手,往回跑,只说了一句“你不该来这里”,我感觉到他不想我走过去,放心的跟着他回跑,这时候刚刚的那两条柱子界限又出现了,快到到的时候,他有力把我推了出去,一下子失了重心,脑袋一下子懵了耳朵也出现了耳鸣听不到周围的情况,一瞬间自己被吓醒了,原来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大将军的女儿结婚可真的是大排场,光是宾客进门就排起了类似苹果门店发售iPhone8才有的阵仗,队伍真是长到看不到门口呀,我和同学们各自进入了两个队伍,男的排在右边,女的排在左边。低矮的幕府时代建筑的屋檐下飘着五彩斑斓的樱花和鲤鱼等图案的和风布艺,大家各自在队伍里切切的私语。我跟着队伍默默的向前走。

房间里漆黑一片,我不记得我为什么睡着了,脑袋对于白天的记忆一片空白,我没有喝酒,只是吃错药而已,也不至于一觉睡了一天,没有想要起床的打算,侧过身转向墙,很奇怪,此时我却能清晰的看清这面白色的墙,墙面不是平滑,是凹陷的圆弧形,我用手触摸,感觉不到有任何的不同,一样是平滑的,但却清晰看到自己的手并没有真的摸到墙面而是墙面外挡着的透明的平面外壳,墙体里面开始发生了变化,圆弧形开始转变,里面一些秘密麻麻的原点开始移动,我的手根本摸不到,我一定是看久了眼花了,打开灯光,这些东西移动的更快了,像墙体各个方向游走,并没有消失,我当然是不会相信的,所以赶紧找了把尺子固定在一个地方,我想要急切的证明那些东西是本来墙面上有的,而我看到的墙体外的透明平面一定是看图看久了视觉上的错觉,而里面凹凸不平的世界一定是装修的时候涂料没有抹匀,那些黑点一定是之前就有的。可是事实证明那黑点真的是存在的,因为它真真切切的就从尺子下透明平面里凹凸不平的墙面钻了过去,我一直盯了好久,你信吗,墙面真的有一个世界,我和它就只隔着一个透明的平面而已,那那些原点就是那个世界存在的生物。我相信有平行空间,可是我不信这些会被我这个凡夫俗子看到,也许是自己还没有清醒的缘故,还是再睡一觉,兴许明天就消失了,顺手关掉灯。

好不容易进了大门,发现里面可是真辽阔,绿绿的草坪高低起伏,类似于高尔夫球场,铺上了红毯,红毯在草坡上连绵不绝。这可是我第一次走红毯,真是兴奋极了。这时,有一个类似于副官的年轻人出现在队伍的右边,告诉快速前进,于是我们从信步前行,变成一路小跑起来。院子里面真是辽阔无比,我们跑过一个小山丘,接着又跑过了另一个小山丘。

关灯的那一瞬间,可能是眼睛没有适应黑暗的原因,眼睛又看花了,闭上眼适应一下黑暗缓缓的睁开,这一次又惊呆到我了。我的房间上空飘着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么黑,我却能看清它们的形态,它们身上隐隐的发着透明的暗光,离我最近的身体像极了花瓣,却长着长长的触角,全身透明的一闪闪的,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形容,就是没有萤火虫的亮光,你却看到它是透明的的身体一闪闪,还有些像肥大的树枝的枝干,突然顶头冒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还有长着蝴蝶翅膀的东西还会伸出好几个触角但是并不可怕,有些东西很奇怪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太凌乱,都不记得是什么样子,我能联想到的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场景,后来看了虫师感觉那天的场景和虫师里面的所谓的虫差不多只是不是动漫的形态而已,所有的东西就好像在空气中游走一般,我伸出手触摸它们,身体可以直接穿过我的手,就像是投影从我手中穿过,不同的是手中还有一丝丝凉意就好像水从你手中流走,它靠近的时候你可以感触到风向,那不是幻觉,因为对于幻觉是没有感知的,这些东西看着真的好美,我没有去开灯,也许打开灯这些东西就消失不见了,就这样我伸出手去感知它们的存在,可是不总是好的,衣柜旁边一团黑黑的东西,没有看太清,之前想可能是什么的影子,所以没有太在意,可是第二次看的时候居然发现黑影向我靠近了些,我开始有些害怕盯着黑影,突然向我扑了过来,我赶紧藏进被窝,感觉那东西向我靠近,怎么办,我不敢伸出手去按开关,我害怕就像上次梦魇一样摸到凉凉的东西,那我一定会吓死,谁能体会那种心情,你感觉自己床前有个东西正向你靠近,你知道打开灯他也许就会消失,可偏偏灯又在外面,一下子摸到自己的手机,想都没想赶紧打开手机上的亮灯,把被窝照亮,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知道这样矜持了多久我从被窝李钻了出来,空气中游走的那些东西不见了,黑影也消失,我赶紧打开灯看下周围,什么都消失,就连墙面上的那个世界也不存在了。

这时,我所在队伍的地毯将我们引向一个类似于地铁的门口,而男宾客的队伍还是照常在地面行走。我前面的人由于疑惑停了下来,我们也随之停了下来,最前面的姑娘用眼神和手势问那个副官“你确定,我们要往这里走?”副官非常肯定的点头,队伍继续行进,于是我跟着队伍去了地下。

这一天是我真实的经历,白天断片了,还做了奇怪的梦,醒来那么一瞬间看到了那么多东西,可是之后一切恢复了平静,好像都只是我的梦一样,而白天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看手机聊天记录也只是朋友找了我,可能过期药吃多了中毒了也不一定。所以现在这药千万不能乱吃,吃多了会精神错乱也不一定。

下面可真是大,人很多,像是一个地铁的换乘处,四通八达,很多通道,正当我们踌躇不前的是时候,只听见副官说“向前!向前!”我们继续向前奔跑,这到底是要去哪里?不是去参加婚礼么?怎么到了地铁里?太奇怪了。

前面的路越走越窄,直到出现了一条黑黢黢的小河,河上架着一根很窄的由两片木头拼接成的独木桥,但是很短,大概也就不到4米,但是我们除了走木板,是没有办法跳过去的。这时我开始发慌了,真是什么鬼把戏,参加婚礼怎么搞得跟历险一样。我被夹在队伍中间,前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小心谨慎的小跑走过了独木桥,后面的人也跃跃欲试,我也只好上了。就在我左脚踏上独木桥的时候,桥断了,不堪重负的断了,还在桥上走的一个妹子突然就“啪”脸朝下的掉进了黑黢黢的水里!瞬间很多黑色的生物开始向她靠近!我们全部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威尼斯正规官网,突然,天空出现了一只大鸟,又像一条大鱼。队伍里有人大叫“鲲鹏,是鲲鹏!”它径直地向掉进水里的姑娘飞去,俯冲,用喙衔住了姑娘,我们惊呼胜利的时候,那群水里的黑色生物开始飞向天空,飞向大鸟,准确的说是像炮弹一般射向大鸟。这时什么鬼东西,可以玩水,也可以飞行,我们感觉情况非常地不妙。

鲲鹏突然变换了姿势,像一个溜冰员一样开始旋转,高速旋转,在它旋转的同时,似乎产生了巨大的能量,那些靠近的黑色的生物要么被撕碎,或者被离心力甩到了水里,然后溜走了。最后,它飞到岸边,放下了姑娘,姑娘还活着!然后,它就不见了!

当我们扶起来姑娘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站在一辆火车上,这辆火车是那种老式的绿皮车,开得不快,窗外出现了我熟悉的景色:回民街,鼓楼,然后钟楼,有人在捏糖人,还有做拉丝糖的;街上好多人,在遛鸟,在闲聊。“呀!我怎么到了这里,这是西安,这是西安,我又惊又喜的大叫!”并开始主动地向大家介绍我看到的东西。直到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连绵的长条装的池塘,很多人在岸边钓鱼,水面上长满了水草,显然是水里面的营养物质过多,很快这些水草将会覆盖整个池塘表面,我不禁嘀咕“这水都被污染成黑色的,怎么还有人钓鱼呢?有鱼么?能吃么?”窗外一个壮汉盯了我一眼。“唔,我有说错话么?”我自顾自地问。

大概5分钟后,火车停下来了,我们全部下车了,外面还是连绵的黑色小河流,小池塘,只是路边多了很多的柳树。而我现在才发现我不认识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大家各自都散了。我哥出现在我眼前。

我就和我哥一起往前走,我发现这条小路上500米远的地方有一幢小小的白色2层房子,“哥,那不是多年以前,我们一家人刚到上海的时候住的房子么?,一楼是一个巨大的水泵,你还记得么?夏天的时候,早上不到6点,它就开始轰隆隆的工作,一直到10点多”“是的呢,是有一个水泵,但是是晚上2点多开始就抽水。”“是么?不记得了。哥,你看啊,环境真的是越来越差了,水草、水葫芦疯长啊。你正好是学环境管理和污水处理的,看来有你忙活的了呢!”“快走!”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哥就拉着我快跑,我向后头一看,哇塞,还多细长的蛇呀,全是尖尖的脑袋。我们跑了大概五分钟,蛇离我们越来越近。突然,看见路的左边有一栋房子。我说“哥,我们去房子里躲躲吧!”

于是我们跑进了有很高门槛的房子,蛇就被甩掉了。一个中年男子,短发,胸前挂着一条金链子,坐在一堆木头前面。“你是?”我问。

“我是生意人,我是个木匠。”他说。

“你说你是生意人我信,你是木匠我还真的不信。”我笑着说,“哦,对了,我们是来躲蛇的。谢谢你。”

“好的,没事。你说的对,我其实不是木匠,我这个礼拜才成了木匠的。”

“哦,是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