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大家不用那么渴望成长

 
宝石们陪我们走过了这个季度,从一开始认识法斯,到后来出现的各式各样的小姐姐(误),我们几乎每过一集都要换一个宝石老婆。从“人活着就是为了上钻石”到“我永远喜欢南极石”,直到最后开始回归还是“我永远喜欢HgS”。在这个集搞笑和感动于一身的《宝石之国》,每次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一起看,我们在弹幕里一起吐槽,一起感动,直到最后的完结撒花。

在人类灭绝后的纪元里生灵分为魂、骨、肉三者。魂以月人为代表,有各种变体,但一般都会手持弓箭、弹奏乐器出现在宝石之国,以贪婪地猎取宝石为目的。骨以宝石为代表,宝石根据不同属性有不同特点,硬度、韧度、属类、年龄、性格各有不同。但他们共同的属性都是即使碎裂也不会死亡,能通过修复再生,但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承载着记忆,若缺少了记忆就会丢失不可修复。宝石之国上还住着一位神秘的老师,只要打一个响指或者手上捏碎某种不明星体就能使月人消失。宝石们自幼跟着老师起居、生活、学习,按照自身性格和属性被分配了战斗、巡逻、医疗、服装设计等任务。其中这些任务都围绕了一个核心,也就是防御月人侵袭,保护每一位宝石同伴。

 
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在不同的宝石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但之所以爱着他们所有人,我想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管是哪种宝石,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逗比。这大概也就是我们这群人能够一起在这破站一起笑一起哭的原因吧!正像那句话:珍惜你身边的每一朵奇葩,他们是为数不多的拿真性情待你的人了。  

为此,年龄最小、天真无邪的磷叶石因为自身易碎的特点无法担任战斗的任务,最初只能担任博物记录者的工作(还是师傅拼命想出来的),主要是记录宝石之国的新发现。但是这份工作对磷叶石来说实在太无聊,终日无所事事的她遇到了同样相当于没有工作的辰砂。因为辰砂自身属性的破坏力,遍行之地花草枯萎腐朽,所以不能在白天战斗和巡逻,感到一无是处的辰砂,不得不自己委托了一份毫无必要的夜间巡逻的工作。因为月人根本不会在夜间出现。辰砂独自一人日复一日地在海边静默地行走,无形之中被关在了孤独的黑夜里,就连师傅也无法拯救。

 
我想,在辰砂身上,有人看到了那个曾经无法与朋友融洽地在一起欢笑的自己,那个渴望交流却又被自身一次又一次拉回孤独的自己。  

威尼斯正规官网,就是这样游走于黑暗中的孤独的辰砂,不小心向磷叶石倾诉了自己的烦恼。率真乐观的磷叶石,对着辰砂失望无奈的背影,做出了“我一定会找到比夜间巡逻更快乐、只有你能做的工作”的承诺。这个承诺贯穿整季,成为线索,推动剧情。

 
我想,在钻石身上,有人看到了那个曾经渴望与同伴肩并肩却又因勇气不足而一次又一次被同伴保护的自己,那个即使羡慕同伴的强大但也因为爱无法产生任何嫉妒之心的自己。

最感动和震撼的地方是大家在海里寻找磷叶石,残破不堪的磷叶石则被海水冲上岸来,正好被辰砂无意发现,她的第一句话却是“海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

   
我想,在圆粒金刚石身上,有人看到了那个深知只有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的自己,那个深爱着自己的亲人却只会用行动表示的自己。 

海里很广大,很可怕。没有适合你的工作。我替你确认过了。

 
 我想,在金红石身上,有人看到了那个守同伴百年如一日的自己,那个深深地爱着自己的每一位患者的自己。
 

我一直记着你的事。记着你。

 
 我想,在南极石身上,有人看到了那个曾孤身奋战的自己,那个为了同伴甘愿牺牲的自己。

这时候的磷叶石因为有着年轻的热忱和信心,无知和天真,所以能做出这样令人感动的承诺。然而坚定了“一定要做出改变”的信念,反而要承受失去初心的代价。

  我想,在磷叶石身上……

在寻找适合辰砂工作的同时,磷叶石也在寻找变强的方法。一次月人袭击中,不幸被一只月人带来的蛞蝓巨兽吞噬融化吸收,变成了壳上的晶体。拼接修复后被原来那只“蛞蝓”怂恿到了海里,发现她其实是“肉”世界的公主。很快又在公主和月人的拉锯战中知道了自己是交换公主弟弟的诱饵,但公主最终放了磷叶石,磷叶石被冲到海边。同时海里的记忆被拿走,因此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身体,腿只能用公主留下的玛瑙代替。然而因祸得福,玛瑙制成的腿移动速度非常快,磷叶石也因此变强了。

 
原谅我到这儿才进入主题,因为每一个宝石都有他们各自的闪光点,我真的不忍心不去谈它们。  

然而只有腿变强了,其他部分和原来一样,磷叶石依然无法胜任战斗的工作。当被问及为何执着于战斗时,天真的磷叶石用一种不容置喙的口吻说是因为“喜欢老师”,所以会想要尽可能地帮助老师。“难道大家不是这样的吗?除了这一点,难道还有别的理由吗?”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似乎都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在我们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在每一个或大或小的集体中,都有着那样一个存在,它并不起眼,它并不争强好胜,它或许是个吊车尾,或许是个不强也不弱的,它看起来并不聪明有时甚至傻fufu的,它并不擅长社交,也不怎么擅长学习,它不愿与任何人为敌,也很少有人与它深交。 
后来它或许突然在你眼中完全变了个样,或许它突然从你的世界消失,或许它突然开始和一些你不懂的人说着你不懂的话……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曾有像它那样的一种存在,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它的存在如同一条丝带,维系着整个集体的存在。 
而我们,也只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从这层意义上讲,我们的
金木,其实和磷叶石是同一类型的存在。而董香或许与辰砂也有着某种程度的相似,我的意思不是要去对比,而是无论在动漫中,电影中,现实中,其实都存在着这样一些人,一些关系。扯远一点,早期的郭靖其实也是这类型的人,而我们在观影过程中往往会有一种吐槽,比如磷叶石的更换身体,金木的更换内脏,郭靖与大师的邂逅。我们觉得他们太过幸运,自己
不会有这种机遇。 

其实不过是忘记了,过去那个像磷叶石一般的自己。因为不再弱小,对老师开始产生怀疑,对与月人的战斗心存疑虑,所以一切的工作都变成了生活的惯性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