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遗闻 02|【简书对话创作大赛】有些事,错失了正是后生可畏辈子

01 朋友  黄玉家

最近的一段日子过得特别累

午后的阳光透过大片的透明落地玻璃窗,洒在端坐在地上的两人身上。

本以为去了重庆会有所改变

方语:“我打算离婚了。”

但依旧很累甚至越来越累

黄玉(一脸惊愕):“什么?你真的确定?”

糟心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方语:“真的,我什么时候拿这种事开玩笑。”

高中的时候曾一味的想要去长春

黄玉(有点烦躁):“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当初两个人一穷二白的时候,你陪着一起熬过来了,现在他打拼也算是小有成就了,你却说你要离婚。你是白痴还是傻?”

大学的时候又想去上海北京

方语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别激动,我知道你为我抱不平。可是这件事本就没有说一定是谁的错,这样的生活如果再这样过下去,又还有什么意义。”

如今却疯狂的想要留在重庆

黄玉:“意义?我说方语,你以为你还是十七八岁吗,谈什么意义,追什么梦想。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理由

方语:“别气呀,有什么好气的,我都没气。”

这么一看才发现我想出去的心已经好多年了

黄玉:“怎么不气,你这是打算将整个美满家庭拱手相让呀。钱,现在钱有了,时间,现在时间也有了,你要做什么不能去做。难道李浩还能阻止你不成,要是这样你告诉我,看我不揍死他。”说着都撸起了袖子。

在重庆的这几天

方语忍不住笑出声:“好啦,哪里需要你去。我想揍他,还不会自己揍。你先坐下听我说。”说着一手按下了站着的黄玉,接着说道:“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也是这样想,我以为只要有了钱其他的都不会是问题,我可以去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就可以不用为了五斗米苦苦压抑着自己。可是,慢慢地,开始赚到钱了,说得上开始不用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了,身体上的痛楚是减少了,可是心理上的却越发地难受。”

每天睡到中午

“就这样,结婚,期盼着,争吵着,怀孕,生子……好像人生的确是按照着正常的轨道在走着,可是,走着走着,我常常很迷茫。午夜梦想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分不清在梦中还是在现实的感觉,多少次在夜半时分泪湿枕巾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下午出去逛逛

“我知道在别人眼里看来,我现在已经生活的很好,现在还提出离婚,简直就是在瞎折腾、无理取闹的行为。可是,难道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活在别人的眼光之中吗?”方雨转头望着黄玉,眼中满是迷茫和不解。

晚上来接我去吃饭

黄玉蠕诺着唇,最终化成一句叹息,“你这个人,刚刚认识你的时候,总是认为你太理性了,太冷了,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怕付出也是适可而止。你逃避了所有的结束,却也错过了所有的开始,作为朋友,我总是希望能有一个人可以看穿你怕受伤的心,坚定地站在你身边。我以为这么多年过来了,李浩总有机会成为这个人,谁知道你们已经渐行渐远到了这个地步。”

每天都可以看见你的日子真好

“你这个人看似脆弱,平时也多愁善感,可是要说起决绝和倔强,却也是同样地狠,这样两种看似矛盾的性格却完美地融合在你的身上,即使是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其实我也从未完全看明白过你。无论怎样,作为朋友的我,只能支持你,好的东西没有,粗茶淡饭总有一口的。”

可我却知道这一切都不属于我

方语莞尔一笑:“谢谢你,阿玉。”

2015.05离开校园

威尼斯正规官网,“甭急着谢我,你先想想怎么和李浩说这件事情
吧,他可从来不认为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的。”黄玉没好气地说道。

身边的人都开始了工作而我却选择专升本

“别担心,我知道怎么做的。”方语站起来给了黄玉一个大大的拥抱,靠在她的肩上就像一只正向主人撒娇卖萌的小猫。

可能我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料

02 夫妻,咖啡厅

没有考上

“李浩,我们离婚吧。”方语搅动着手中的咖啡,淡淡说道。

去年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你在开玩笑。”李浩拧眉,“小语,不要无理取闹。我知道我最近有点忙忽略了和家里,等我最近忙完了我陪你们出去旅游一趟。”

什么知识产权什么互联网家

方语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李浩,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嘛。时至今日,你依然不明白问题在哪里。”她拧头望向窗外的阳光,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我记得,我第一次脱口而出离婚的时候,你曾经那么严厉地警告过我,让我不要随意说出这句话,否则你会把这个当真。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说过了,不是因为我怕了,而是因为我还没有想清楚。怎么现在我说出来了,你反而不愿意相信了呢。”

说白了就是一个推销员

“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来解决。”李浩依然有点不以为意。

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出去

“说出来,说什么…..这么多年下来,我和你说过的话还少吗?你听进过什么,做过什么吗…..”方语的声音骤然拔高,“我还记得初初我们结婚的时候,总是闹别扭。然后你和我说,你说你不懂得猜别人的心思,你的头脑比较直,让我有什么都直接告诉你。”

可能是因为第一份工作吧

“好,以后每一次生气的缘由我都告诉你,我想要怎样我都告诉你。可是结果了?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以为你是需要时间,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我却觉得你听了,还不如没听呢。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你们男人也不遑多让。每一次争吵过后,我为了不让你随便猜测我的心理,冷静过后我就会和你交流,我想要告诉你我到底是为什么生气,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下一次我们就可以避免。”

运气比较好

“可是,结果是什么?说不想、不会、不懂得猜测别人心思的是你,最后不愿意和我交流的也是你。我想和你沟通,告诉你我内心的真正想法,到最后在你的口中却变成了我牙尖嘴利,你说不过我,所以保持沉默。李浩,你摸着你的良心讲,我真的每一次吵架都是无理取闹吗?我真的没有讲过道理吗?我没有包容过你吗?你摸着你的心口,问一问你自己。”

单子越来越大工资也就越来越多

李浩声音开始有点漂移:“我……我只是有的时候太累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你的事情。当时,我们正处于事业的低潮期,我每天忙着工作和应酬已经疲惫不堪了,我怎么能够体察到你的情绪了。我保证,以后我会注意的。”

钱花起来也越来越凶

“以后……再也不会有以后了……注意,又能注意什么?李浩,你这些话我已经听得太多了。”看着眼前的人,方语突然莫名冷静了下来,“十年的时间,你的创业低潮期也不过三年,前后七年的时间了,你从来没有一丝一毫注意过。现在已经太晚了,我给你了无数的机会,也给了我自己无数的借口。从前,我都是按照别人的计划走,从读书到工作,从工作到结婚生子,我莫名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傀儡。”

下班基本都是大家在一起喝酒喝酒在喝酒

“这十年间,我慢慢从一个女孩成长成为一个你想要的女人。你一定是以为我终于长大了吧,变得人情,懂得世故,将一切打理得天衣无缝,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想过是什么导致了这些变化。”

可能我的狗屎运走到头了吧

“我不是那些完美的像一个标杆的女人,我只是一个想要在爱的人面前可以肆意哭笑,偶尔耍耍小性子,也许有的时候会安静典雅,但也会有的时候好动疯狂一把。可是,你让我在你的眼前一点一滴地收敛起了我自己所有的锋芒和羽翼,当曾经那一个可以在你面前肆意哭笑,仿若神经质一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发神经就发神经的我逐渐消失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可以预见到今天的结果。”

越来越没有客户

“在人生的这一条路上,你慢慢,慢慢地弄丢了我。我以为所有的伤口都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愈合,可是其实它只是躲了起来,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让你痛彻心扉。是谁丢了谁,其实也已经说不清楚了,也许人的这一生就是注定在这样的不断失去中成长起来的。”

领导给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人生总要有一件事情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的,不然岂不是太无趣了。是要继续按照别人的路去走,还是走自己的路?这个问题我已经花了十年的时间去尝试和思考。”方语定定地望着李浩。

而自己的心思也越来越不在工作上

李浩在这样的目光之下几乎无可躲避:“以前是我真不知道,现在你说了,我就知道了,以后我一定改,一定改,好不好?”他握住了方语放在桌上的手,缓缓说道:“你知道的,我一向不擅长说话的。”

一直浑浑噩噩的混到了年会

“呵…..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了,不擅说话,从一开始你就用这个理由来搪塞我,到了现在你依然如此。十年的时间,都不足以让你了解我一星半点,真是可悲。你看,你还是这样不了解我,又或者说其实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

也许是酒壮熊人胆也许是已经做好离职的打算

“我很少做决定的,在我的人生之中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在别人的推动之下产生的。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我的人生
完完全全就是在别人的规划下走过来的,小的时候是父母,是亲戚对我的期望。这样的环境之下长大的我,不仅没有按照母亲的期盼长成一个果断厉害的人,反而成了一个犹豫不决、依赖于别人,随波逐流的人。”

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后来长大了,出来工作了,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大环境,形形色色的人事物,我总是希望能够得到认可,所以我竭尽所能地去迎合,去做着那些可以让别人赞赏的事情,即使有的时候内心有着其他的一点想法冒头,也被摁了下去。”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到了最后,我才发现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孤单且寂寞地,于是我们总是忍不住在一段感情里去寻找慰籍,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可是最终你还是会发现,这个世界不会有你以为的最了解你的人,因为就连你自己都没有完全了解你自己,又何谈别人。”

同事就是同事 朋友就是朋友

“你…….我从不知道这些……”李浩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但我所庆幸的是我遇到了好的同事

“是呀,你从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从不会知道呢?”方雨嘴角微撇问道。

一个南方男生

方雨轻哼一声:“我花了十年时间才看清了自己的心,才知道我真的想要的是什么。你一定不曾知道,离婚这件事我已经想过太多太多的可能,太多太多的坚持下去的理由,可是所有的一切最终抵不过你的不闻不问。你更加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决定了,即使是错的,我也会继续走下去。很执拗,对吗。但是这才是真正的我,别扭而真实的我。”

是我离开校园后第一个处处为我着想的人

“是呀,我为什么会不知道…….”李浩眼中迷茫一片。

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女生

“是呀,十年的时间了,你为什么不知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其实你没有你想象地爱我,你只是在那个时候需要一个人,成一个家而已,而我刚好出现了而已。”她笑了,温暖而艳丽。

明明是我的徒弟但却处处照顾我

“就好像当初的我,为了不听到那些闲言碎语,最终选择了妥协。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一场美丽的错误。你没有错,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只是我们不合适。你看,你现在事业有成,正是男人最黄金的时期,你会遇到你真正的那个人。”

一个大我四岁的男生

“是,我是不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事情不是你说得那样的,我不是因为不爱你。我是…..我是…..”李浩心理涌上一股恐慌,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股恐慌代表了什么,他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

我觉得有缘无份是最好的形容词了

“而且真正那个人?什么是真正的那个人,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呀。现在我们不需要再和以前为了生活担忧,我们可以去做自己想要做的的事情,如果你不喜欢我忙于工作,公司上了正轨我现在可以有时间陪你了。我们现在很好呀,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一家三口,老人也都安置好了,还有什么不好的。”

一个80末的男生

“是呀,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很好,几乎没怎么吵架的夫妻,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事业有成,从不沾花恋草。可是……可是…..我已经累了……”

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崇拜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累了,那你可以休息…..我等你,这一次换我等你,好不好?”

年会那天好像把忍了一年的话都说了出来

“你知道吗?如果有一样东西总是能够让你心动,那么它应该就是你内心真正喜欢的。如果有一首歌总是让你泪流满面,那么这首歌应该就是说出了你的心声。如果有一个人总是能够让你欣喜,那么他应该就是你想爱的人。”她停顿了一下,“而你,已经在这个范围之外了。”

接着就是放年假 过年

“不…..什么叫范围之外……..”李浩突然大声喊了一句,“我们…….我们……对了,我们还有孩子,孩子阿………”

年假结束后回公司提了辞职

“小玄那里,我会和他说的,他长大了,会明白的。”方语站了起来,“李浩,不要逼我消失,你知道的,我真的会这样做的。”走了几步,她停下来,“你好好想想吧,你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而已,你一向都是一个不喜欢改变的人,骤然的变化从心理上无法接受也是有的,我会给你一段时间的。”

这一次刘先生没有留我选择放我走

方语这句话成功制止了李浩想要拉住她的动作,李浩只能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喃喃自语:“我当然知道你能够做到,想当初刚结婚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吵架你就直接摔门而出,封闭了所有的信息,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你。如果最后不是你自己回来,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你…….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变了,却原来是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

那天我们在会议室聊了很久久到舍不得离开他

夏日的午后,阳光炽热,西装革履的男人笔直站在街道旁的树荫之下。阳光透过茂盛的绿叶间隙,洒满一地金光,在地上拉开一道长长的影子,孤孤单单。

好朋友知道我在找工作便推荐我认识ra姐

03 母子,儿童房

今年二月份来到了ra姐的花店

“小玄,你过来,妈妈有话和你说。”方语坐在沙发上,对着坐在书桌前的小男孩招了招手。

可能年纪的相仿也可能共鸣的地方很多

“哦。”小男孩名为李玄,今年虚岁10岁,小学四年级,有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妈,干嘛。”

相处起来格外愉快

“你是大孩子了,也懂事了,妈妈有件事和你说。”方语顿了一下,一下一下抚着李玄的头发,“妈妈,也许以后不能和小玄住在一起了。”

我们聊青春聊学生时代聊爱情聊家庭聊生活

“妈,你要去旅游了吗?”

聊八卦聊音乐聊梦想什么都可以聊

“不是。”

以前总觉得自己很不喜欢小盆友甚至有些讨厌

“哦…..那是为什么?”

但自从认识了Annie和Bella

“妈妈和爸爸,决定要离婚了。”

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小盆友的

“什么?离婚,为什么?我爸在外面有人了?”

对于ra姐的花店我们三个都付出了很多

“( ⊙ o ⊙ )啊!你怎么会这么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最后还是关了它

“知道呀,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演的,而且大家也都是这样说的,因为有了别的女人,爸爸才会不要妈妈的。”

最后的那几天自己时常在店里回想发生的一切

“不,不是的,不是爸爸不要妈妈,是爸爸和妈妈两个人商量之后决定的。”

舍不得

“那…..那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吗?是不是我没听你的话,所以你生气了?”

本来和ra姐约好一起去重庆玩

“不是,怎么会呢,小玄这么棒的孩子。这么说吧,就好像小玄在学校的时候,你有一个同桌吧,如果你和同桌因为性格或者其他的缘故互相影响了学习,那么老师可能就会把你们两个调开,然后选择合适的人一起坐。但是呢,把你们分开并不是代表你们两个做错了什么事情,只能说你们不合适坐在一起相互学习而已,你们依然是一个班的好同学,对吧。”

也是因为各种原因ra姐提前回加拿大了

“嗯…..好像是这样的道理。”男孩歪着头,半懂不懂地说。

十月份我自己来到了重庆

“现在呢,爸爸和妈妈就好像你和同桌一样,爸爸和妈妈之间有点问题,所以呢我们选择分开彼此。但是这样并不是说谁对了,谁错了,爸爸依然是爱你的爸爸,妈妈也依然是爱你的妈妈,小玄依然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我们依然还是一家人,这个是不会变的,知道吗。”

和ape阿姨姐姐Jason豌豆琴哥哥相处

“哦…..那这样好像没差别呀。”

我很喜欢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觉

“本来就没差别的,除了妈妈可能不能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在家里,和你们待在一起之外。就好像以前一样,偶尔妈妈会出去旅游,虽然不在小玄身边,但是依然会和你打电话,一样一样的。”

很喜欢每天睡醒以后到荷麗可

“妈妈,我有点懂了,但是又不是很懂。”

很喜欢看琴哥哥做咖啡

“没关系的,小玄长大了就会慢慢懂了。不过,也许以后会有一些人在小玄的耳边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小玄不用管,你只要永远记住一句话:妈妈是爱你的,永远都是,无论别人怎么说。”

很喜欢看Jason和豌豆打闹

“哦,那以后妈妈去哪里?”

很喜欢听姐姐讲关于花的一切一切

“妈妈可能会先去旅游一趟,然后选择开个花店吧,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想留下来

“什么是喜欢的事情,你以前做的事情都是不喜欢的吗?”

无奈返程的机票早已定好

“不是,只是小玄长大了。妈妈就想去做一些以前很想做,然后没有时间去做的事。喜欢的事情就是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会很快乐,开心,即使在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和挫折,但是你依然愿意去接受并为之努力。在整个过程中,虽然会有短暂的难过,但是在短暂的难过之后,就会想办法去解决这些困难,而内心一直保持着一种欢喜。”

只能先回来

“哦……就好像我喜欢游泳,就算有时候天气不好或者没人陪我去,我还是能够自己一个人想办法去游泳一样。”

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温室的花朵一般

“差不多吧,小玄理解的真棒。”

在父母的照料宠爱下生活

“好吧,那妈妈开心,我也就开心了吧。”小男孩乌黑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让人看着心里一软。

如今真的要到重庆生活却需要巨大的勇气

04 出行  梦想

每天一睁眼便要为今天的房费伙食而奋斗

“哈哈…..姐姐心心念念的地方,姐来了,你等着我……..”在朋友圈留下了这么一句和平时的画风完全不相符的话语,配图是一张机场的照片,方语提起背包行囊终于走了出去。

即使每天再累衣服也要自己洗家务自己做

某地国际机场,两个女孩相视而笑。

房子还没有租到 工作还没有落实

方语笑着上去直接给了对面的女孩子一个熊抱:“嗨,你好,我是八月未央。”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

李爽弯唇一笑,露出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哈,你好,我是七月流火。”

想要继续做花

方语:“想不到认识这么多年了,终于能够见一面,想想就高兴。”

想要以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

李爽:“是呀,网络的发达让天南地北的人们缩短了距离,也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相遇,比如我们。”

却总是在挑三拣四总是在嫌弃别人弄的特别丑

方语:“嗯嗯,当初在网上我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你发了信息,想不到你居然回了。”

说自己眼光高却也不是

李爽:“哈,又不是什么大咖,还试一试的心态,你是要笑死我。”

就是自己是个事逼 心气高 谁也瞧不上

方语:“的确是这样呢,但是在我眼中你就是大咖了,感觉你的世界好神秘哦~本来按照我的性格,和你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但是偏偏当时神使鬼差地就硬是给你发了信息。”

这几天也一直在想除了花我还喜欢什么

李爽:“哪有那么夸张,当时我也就是自己随便在网上写写文章而已。现在也是很庆幸有了那段时间的写作,让我在网上认识很多的好朋友,比如你。”

或许对于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方语,李爽异口同声:“那只能说明我们确实有缘。”

这个问题已经从高中就开始在想了

李爽:“说了那么多年,你怎么突然这个时候来了?我还以为按照你龟缩的性子,会等到退休呢。”

一直没有想出一个答案

方语:“趁着年轻多走走呀,不然还等着老了再走呀,到时候可就走不动了。”

放了这么久的假 人也懒了

李爽:“哈?真的假的….才几岁,就老了。”

什么也不想做 什么也不想去想

方语:“真的。算了,不说这个了,难得我这次下定决定出来玩,你要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了。”

有的时候真的想一直这么睡下去

李爽:“哈哈,那是一定,咱们是什么关系来着。带你去酒吧,如何?”

回想自己的这二十三年来

方语:“李爽,你真是深得我心,走吧,走吧……”

一直碌碌无为 浑浑噩噩

05 初遇 酒吧

做了十四年的学生却没有用心的学过习

酒吧里一片红灯酒绿,五颜六色的灯光在这漆黑的小空间里龇牙咧嘴,两人缩在一个阴影里的角落,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第一份工作做得也普普通通 普通职员一名

方语手握一杯饮料,看着下面说道:“和我想象的的差别不大,同样的纸醉金迷,同样旖旎的环境。”

第二份工作一直觉得自己的作品没有ra姐好看

李爽:“你该不会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快三点了 一丝困意都没有

方语:“对呀,有问题吗?读书的时候,我曾经有朋友在这些地方做过兼职,看到了太多阴暗的东西。我对这个地方其实抱有一定的戒心,但是我其实又是蛮好奇的。”

一切的一切都很茫然

李爽:“好吧,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哈哈……”

可时间却一点点的流逝

方语:“有什么好怎么说的,以前觉得很失败,我都不敢说自己没去过。现在想想,这又有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喜欢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一样。”

感觉自己好累

李爽:“那倒也是,其实我也很少来这些地方。”

却又不知道在累什么

方语:“现在来了,其实也就这样,我不大喜欢这种环境,见识一下就好。”

如果当年读书的时候用点心

两人举杯相碰,安静下来的瞬间,隐隐有一阵说话声从后面传来。

可能会是另一种样子也不敢说会不会比现在好

“连学长,要毕业了,以后要请学长多多指点。”这是一把很好听的女声,清脆中带点羞怯。

一腔孤勇又可以撑多久呢

紧接着就是七嘴八舌的各种声音响起。

前面的路又该怎么走

“是呀,是呀,学长在学校的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学霸,还没有毕业呢,各大公司已经跑到学校来抢人了。”

全是未知的

“那是,也不看看连学长那是什么人。那可是还没毕业,就已经国际著名专业报刊杂志上刊登了好几篇创新论文的人。”

“可不是,可不是什么公司都能请得动学长的。”

“哈哈,以后要请学长多多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们了。”

“没错,没错。”

“学长,这一杯你一定要干了,这可代表着我们的心意呀。”

“行,干了就干了。”在嘈杂的声响中,这一管声音低沉暗哑,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偏偏将刚才的所有声音都压制了。

就在方语好奇望向谈话声的方向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一股大力从后背传来,她整个人就好像被人推了一把,往前扑去。

“学长,小心。”连吉彬扭头只来得及看到一道残影往他的方向扑过来,一个躲闪。

随着一阵霹雳啪的声音,方语整个人撞到在桌面上,她觉得自己好像要散架了,稳了稳之后,连忙站起身四处张望:“李爽,李爽,你在哪里?”

“在这呢,在这呢。”李爽跑到方语身边,“你没事吧,我看你整个人都摔了出去,都来不及拉住你。”

“没事,没事,就是后辈有点疼。”

“都怪我,反应不过来,没拉住你。”

“不关你的事,环境这么嘈杂,谁知道突然会发生这种事,刚刚是怎么了。我就赶紧好像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不受控制往前摔出去。”

“那边有一桌人起了争执,闹了起来,推推囔囔地,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到了我们那一桌。有个人突然往你那边退了几步,刚好撞到了你,我看到的时候伸手想去拉你,突然被人绊倒了。”

“那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就原地摔在地上而已,你直接往外扑,我都吓死了。还好万幸,都没事。不过,这一桌好像被我们砸坏了….”

“呃……好像的确是这样。”方语望了一眼已经被砸的一片混乱的桌面“抱歉,我们也是被殃及池鱼了。我让人来收拾一下,这些费用算我的。”

“算了。”许久的沉默之后,连吉彬懒懒说了一句。

06 再遇  花店

有间花店,一花一世界,哗啦一声,门被推开了,带动了门上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动。

“你好,欢迎光临。”方语笑着从花丛中站起身来。

连吉彬一身白衣黑裤,站在花丛中异常显眼:“嗯,你这里都有什么花?”

“你想要什么类型的花呢?”

“随便吧。”

“………….”

“我们这里没有随便这种花。”

“我们是不是见过?”

“先生,你这转折有点大。看你年纪不大,这撩妹技术有待提高呀。”

“你真的不记得了,去年,酒吧。”

“不记得了,大门在前面,慢走,不送。”

“我叫连吉彬,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

“那梅姐姐?”

“你这人是眼神不好,还是有点缺心眼。你就没看出来一点都不想搭理你,我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吗?”

“你的脸长得还好,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也算是清秀。”

“你—可—以—滚—了!”

“我不会滚( ⊙ o ⊙ )!要不,你要不要教一下我。”

“……….”

07 两年  挽留

咖啡馆,黄玉,李浩

黄玉:“李浩,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李浩:“你应该知道的,两年的时间快到了,我不想和方语分开。”

黄玉:“两年了,你还没想明白吗?方语,她不会改变决定的。”

李浩:“这两年我想了很多,我也知道有些东西也许是我自己过去太想当然了。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我觉得我可以改的,一个人犯了错,总不能连改正的机会都得不到呀。你也是看着我们两个从相识到结婚,一路走过来的,我知道方语和你是最要好的,你帮我再劝一劝她。”

黄玉:“不是我想不想劝的问题,也不是你能不能改的问题,现在是她已经不想再这样走下去了。何况,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凡你早一点发现也不回到了如今的地步。”

李浩:“我知道,都怪我,我愿意改,我真的知道错了。”

黄玉:“这世界上不是所有犯过的错,都会有改正的机会的。而且作为朋友来说,其实也许你们两个分开也是一件好事,你们两个其实有很多的不同,而这一些不同放到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总是会给你们造成不可避免的摩擦。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和磨损。”

李浩:“真的没有机会吗?可是,我爱她!这难道不足以弥补一切么。”

黄玉:“如果你爱她,那么就放她自由吧。爱一个人不应该禁锢着她,其实你自己心理也明白的,你和她终归不是同一种人,你又何必为难了自己,又为难了她。”

李浩:“为难?那谁又想过我,凭的什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黄玉:“李浩,你别过分了,好聚好散。”

李浩:“是因为那个男人吧?他哪里好,比我年轻,长得好,一个小白脸。”

黄玉:“你这话过了,那个男的是在追方语,但是方语还没接受他,你不要想得那么龌龊。”

李浩:“龌龊?什么龌龊。没有接受,是因为还没有离婚吧,接受了就是婚内出轨。怪不得前几天就一直在提醒我两年的时间到了,提醒我要离婚,是等着和那个男人一起吧。”

黄玉:“你这话偏激了,两年前方语就已经提出了离婚,是你自己不肯非得说什么分居冷静一下。这个男人出现是在一年前,那里就扯得上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了,你现在能够说出这话,可见你根本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方语。”

李浩:“了解个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谁知道内里是什么东西。”

黄玉:“哼…..原本我还可惜方语离婚,现在我才真真正正明白为什么她那么决绝,恐怕她早就看透了你。有问题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总是怪责到别人身上有意思吗?现在我倒是要一力支持她了。”

李浩:“你…….”

黄玉:“今天这场谈话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黄玉转身离去,身后传来一阵玻璃摔到地上破碎的清脆响声,李浩满眼通红,狠狠盯着黄玉离去的方向。

…………………………………………..

“小语,李浩找过我。我看他情绪好像不对头,你注意着点,不要太刺激他了,特别是连吉彬的事情。”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离婚了,婚姻这种事情真是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别人也只能看到你外面的风光靓丽。不过,你一向心软,这一次可要坚定了,我也希望你以后能够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虽然,我自己好像不一定能做到,但是你做到了其实也等同于我做到了。”

“好,我知道了。不要太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至于李浩,你也不用担心。他其实……其实不算坏,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已。”

“你呀,总是这样,好像所有人在你眼里都是好人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