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维持撤销“抄袭门”于艳茹博士学位决定

北大开学位研讨会 多数人认为对于艳茹处罚过重
北大维持撤销“抄袭门”于艳茹博士学位决定

4月4日,“学位授予与学位撤销中的法律问题”学术研讨会在北大举行。研讨会由北大教育法研究中心主任湛中乐主持,会议围绕学位授予和学位撤销中涉及的法律问题,结合于艳茹被撤销博士学位事件、刘燕文诉北京大学案等事例,进行了探讨。

新京报快讯针对北大历史系博士毕业生“抄袭门”一事,北京大学今天上午再次回应称,北大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在受理于艳茹对于北大撤销其博士学位决定的申诉材料后,经表决,决定维持原处理决定。

中国政法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单位的二十多位学者出席会议,会议持续将近四个小时。与会大部分学者认为撤销于艳茹的博士学位处罚过重,与会的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兆勇告诉澎湃新闻,他已经和于艳茹接触,愿意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北大透露,昨日下午,校方已将《北京大学学生申诉复查决定书》送达于艳茹本人。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已正式受理于艳茹申诉事宜

去年8月,学术期刊《国际新闻界》近日的一纸公告,将一名北大原历史系博士生置于学术抄袭风波中。公告称,已从北大毕业的历史学系博士生于艳茹在《国际新闻界》发表的论文涉嫌剽窃一国外论著,决定5年内拒绝于艳茹的投稿。

会议开始后,北大法学院的一名博士生首先介绍了于艳茹被撤销博士学位事件及刘燕文诉北京大学案的情况,其中对于艳茹事件的介绍篇幅大大超过刘燕文事件,此后的讨论中学者们也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于艳茹事件上。

随后,北大方面介入调查此事,并由今年1月9日召开的北大第118次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决定,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

4月1日,据于艳茹实名微博@北大博士于艳茹
透露,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已正式受理她的申诉事宜,并向北京大学发去了受理通知。

但于艳茹本人并不接受这个决定,决定向学校提出申诉。北大今日证实,今年1月20日,学校学生申诉处理委员受理了于艳茹对于学校撤销其博士学位决定的申诉材料。

2014年8月,北大历史系博士毕业生于艳茹因“抄袭门”备受舆论关注。今年1月10日,北大通报撤销其博士学位。于艳茹不服,向北大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提出申诉。北大女博士“抄袭门”所引发的争议,又生出“北大女博士是否应该被撤销学位”的辩论。

校方通报,今年3月13日,北大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召开会议,在认真阅读于艳茹和北大学位评定委员会办公室提交的书面材料基础上,按程序先后听取于艳茹本人陈述并进行提问、听取北大学位评定委员会办公室陈述并进行提问。

北大官方微博@北京大学
曾于3月17日上午发表一份《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事件相关处理情况的说明》,其中写道:“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认为,北京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关于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的决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准确、程序规范。经表决,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决定维持原处理决定。”

“经过认真复查和充分讨论,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认为,北京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关于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的决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准确、程序规范。经表决,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决定维持原处理决定。”通报称。(原标题:北大维持撤销“抄袭门”于艳茹博士学位决定)

就在4月4日研讨会召开的同时,于艳茹又发微博表示,“本人不接受北京大学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的申诉复查决定,已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提出申诉,希望在此环节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和结果。”

更多阅读北大被撤学位女博士向校方提出申诉北大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被指太简单粗暴学术期刊公告北大博士生抄袭行为被称有担当北大回应博士生论文造假:查实后将依规处理学术期刊公开曝光北大博士生抄袭国外论文

威尼斯平台官网,在研讨会上,杜兆勇认为,于艳茹的论文不是其博士学位所要求的规定动作而是自选动作——他打比方说,这个自选动作好比是竞技体育中的冠军在已经确定处于绝对领先的情况下,自己向更高记录的一次自由冲击,其成功与否无关紧要。他认为,于艳茹有权保留这篇瑕疵文章,因为该文章在其博士学位申请中无关紧要,没有它并不影响于艳茹申请博士学位。

其博士导师:于艳茹好争辩,有追求真理的热情

于艳茹博士导师、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毅在会上介绍,于艳茹对她的文章涉嫌抄袭一直持否定态度,说那不是抄袭,只是学术失范,而且绝非出自她的主观故意;对于这种辩解,有些人不相信,但也有人表示理解,所以这事是可以存疑的。高毅还说,鉴于个人对她一贯品行的了解,他也感到她没有主观故意,很可能只是把一般知识介绍性的传媒文章和史学文章混淆了,所以才搞出了这么个“四不像”的东西。这是一种过错,但因此而撤销她与该文无关的博士学位,未免处罚过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