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那个在简书上拼搏,却认为颓败的公众

文/魔镜神灯

威尼斯网站网址 1

威尼斯网站网址 2

我和杨先生刚认识的时候,他是因为看我QQ空间的随笔和我开始攀谈起来的。

是时候小结一下了

当时大致意思是,喜欢你的文字,喜欢你的人。于是,我们开始交往,一年后结婚。

转眼间,加入简书也有一个多月的光景了。

婚后我基本不写文了,诚如以前我的一位网友说过这么一句话,侵蚀一个女人才情的必是琐碎的生活。

从最开始的茫然不知所措,到慢慢的熟悉氛围、了解规则,再到逐步确定自己的创作方向;

直到最近,我加入了某平台的写作训练营,重新提笔开始写文。默默地跟了一个星期的课程,才把自己认为拿得出手的一篇文章丢给杨先生看。

从第一次被收入专题,到首页的连续拒稿,从第一次上今日热点,到第一次通过首页投稿……

杨先生没回复,下班回来我问他,“写得怎么样?”

这其中的所经历的迷茫、失落、彷徨、狂喜、无奈等一系列高低起伏的情感,与其说是一种个人的经验,不如说是每一个简友的必经之路——就算是不世出的创作高手,也一定或多或少体验过类似的情感。这些情感是每一个创作者背负的十字架,同样也是汇聚思考与感悟的潺潺之源。

“嗯,不错。但你写的这种没人看的,先是标题就不吸引人。你看人家咪蒙大人写的,那标题多惊世骇俗啊……”balabalaaaaaa

在所有的感情当中,我想“失落”可能最特别的一种。

果然要想让一个人通过你的内心去了解你这个人是不现实的,杨先生到底还是看上我的颜值先的。

这个词当然也可以替换成失望,失意,沮丧,受挫,不得志……等一系列的词,它代表了希望与现实的一种落差,也代表了我在简书创作过程中,最经常体会到的一种心情。

这么说来,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毕竟像我这么肤浅的人,颜值和才华若只能选一样,我肯定是选颜值的。至少年轻的时候,可以不用那么紧绷和焦虑,凭着一张脸便够蹉跎一阵子了。

无论是首页投稿三番五次被拒,还是辛辛苦苦写了一篇文章却阅读量极其寒酸,亦或是虽然阅读量不俗,但是喜欢数又少得可怜……坦白说,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我都体会到那种夹杂着无奈的失望,而且最糟糕的是,这种失望常常将进步的喜悦完全吞噬湮没。

玩笑归玩笑,我还是理解杨先生所说的,意思是我写的东西不能变现,所以无感。这样的想法多少又让我心生厌恶起来,杨先生究竟还是不懂我的。就像我的家人亲戚,都认为既然当时举全家之力供我上了大学,那我就没有理由穷得叮当响,月薪还不如老家的泥水工人,指望我帮衬弟弟妹妹算是没戏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我自己。

之前因为小儿阿布生病住院,我便不得不辞职当了全职妈妈,也在思考带孩子之余自己可以做点什么,微商、做生意都不适合我。

一边扪心自问,还一边翻看简书上那些表达同样失落、愤懑、沮丧心情的文章,去寻找一种扭曲的安慰。

杨先生曾提议,“你不是喜欢写东西吗?现在公众号那么火,你要不要也试看看能不能以此为生。”

说来有趣,当我看到还有千千万万的简友怀揣着跟我一样的心情时,我并没有觉得加理直气壮,反而开始心平气和地思考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极力摇头。先不要说自己很久没写了,就是以前写的时候,也是小家子气的东西,离不开自己的那些小情小爱,家长里短,格局太小。其次是自己之前只能说喜欢写而已,但写的不好,写的也不快,况且还没正儿八经读过几本书。

我就像一个刚拿到发下来的卷子、大呼小叫嚷着老师判错卷的熊孩子,在看到别人的卷子上也满是红叉叉时,才们蓦然惊觉,其实并不是老师判错了,而是我们都掉入了题目的陷阱而已。

我在很小的时候确实有过作家梦的,后来我知道自己不可能靠写字为生。梦醒,乖乖地选了一个热门专业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按部就班,朝九晚五。

与其抱怨出题的人太变态,总结经验,研究对策,调整心态,才是当务之急。

写作于我而言,是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加入写作营时,也一度莫名浮躁,患得患失。还没开始写几个字,就想着要有多少阅读量、点赞和评论。写出的东西淹没在平台里无人问津时,便会怀疑自己。有时连笔都不知从何落起。

写给那些在简书上努力奋斗,却倍感失落的人们。

博尔赫斯说,“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特定读者,我写作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也写给我自己。

我也问自己,我写作是为了什么?确实,我很俗,一开始是奔着以后能靠文字变现参加的写作营。想着怎么去随大流,怎么去追热点,怎么写爆文的技巧,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怎么也随不了大流,如何也追不上热点。谁让自己还是个菜鸟呢?

一、关于创作,敏感是一把双刃剑

怎么办,放弃吗?这不是我的性格。我就去平台看别人的文章,竟然心平气和起来。虽然就文笔而言,并非都是流畅动人的,也有啰嗦词不达意的,有的被推上热门的文字竟然连排版都不讲究。某平台毕竟不是纯创作的平台,他们有自己需要推送的类型,比如为写作营做广告、比如工具类的、励志鸡汤类的,知识分享类的,当然也不乏故事写的好的。只是某些原本是因为故事吸引人或者文字生动而被我关注的大咖,似乎也为了迎合平台的这些需求,后来都写的是“教导”写作营的人要如何做才能被选入优秀作者群、被主编钦点、文章被推送这类“干货”,失去了原有的文学性。

在一切行业里,特别是商界、政界这样的领域,成就最大的人,往往也是内心最强大的人。

这么一分析下来,便不再纠结了,于是来到简书,果真是别有洞天(后悔没有早点认识)。这里实在是太多大神了,也太多优秀的写作者了,不愧为创作者的天地。然后我尝试在简书发布文章,第三篇《三十年前她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如今……》威尼斯网站网址,就被推荐到首页了,其他没有被推上首页的也自有它们别的专题去处。这样的好处就是能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擅长写哪一类的文章。

但创作领域偏偏不是这样。

当然更重要的是,简书给了所有优秀写作者一个很清晰的方向:关注者2000+喜欢4000个,最后由简书工作人员审核,通过即为签约作者。意思就是,你需要硬实力。

那些最有天分、最有才华的人,反倒很可能是内心最脆弱的一群人。他们内向,敏感,想象力丰富却又优柔寡断,充满了理想主义,带给人无限希望,到头来却很可能因为现实的残酷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的目标都是成为签约作者,但是成为签约作者确实很牛,至少表示你已经是一名成熟的写作者,是大神了。既是大神,想要通过写作来变现,也就水到渠成了。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动人的作品,都是这些“内心脆弱”的作者在疗愈自己的心伤。远有《少年维特之烦恼》,近有《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些可以深深引起人们共鸣的作品,同时需要作者的天分与不懈的努力。而在天分当中,敏感的个性占了相当大一部分比重。

当然,通往大神之路从来就不是好走的,除非有些人原本就自带粉丝,就是隐世的大咖,那自然是可以洋洋洒洒,头头是道地告诉大家“如何在2个月之内成为签约作者或者写作大神”,否则便是骗人的。

《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先生曾说过:“创作的成就取决于作家的敏感、独特和深刻。”

真正像我这样的写作小白除了必须要耐得住寂寞,因为极大可能写了很久都没有几个粉丝没有多少个喜欢数。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才能得到认可。因为每个人的写作方式和写作能力在过去几十年基本就已经定型定性了,要在短时间内让写作水平有质的飞跃,是不现实的。所以除了坚持多输入多输出,并没有更好的捷径。

严歌苓更是直言不讳地承认:“我的精神之根好像裸露在外面,时不时地感受到外界刺激带给我的疼痛之感,但也在外部的世界获得了一些滋润,我想,这种敏感或许是受家族遗传的影响……”

既然已经一脚踏入简书这个江湖之门,与其刻意地去追求套路或者研究升等的武功秘籍,不如每天扎稳马步,勤练基本功。因为世上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成功学,所有的成功靠的是实实在在的坚持和行动,这是成功的必经之路。这碗鸡汤在任何时代,都是要喝的。

《银魂》的作者空知英秋则说得更加妙趣横生,他说“画作品就像在街上展示屁股”。

所谓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与各位同我一样的写作小白共勉,相信有一天江湖上也会有我们的传说。

这种敏感的个性带给作者无往不利的创作灵感的同时,却也毫不意外地存在着硬币的反面——它让作者对外界的评价格外介怀。这种“担心别人看法”的个性甚至让一些写作者难以下笔,只有靠酒精和毒品的麻痹才能创作。即使终于写出来了,外界的评价也会严重影响到创作者的心情。

据说,詹姆斯·卡梅隆在制作《泰坦尼克号》时,剪辑室的电脑上贴着一个刀片,如果电影失败,他就要用这个刀片自残;姜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内部试映的时候,不敢看观众的反应,一个人在外面提着把斧子,来回踱步……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有才能的简书作者,在作品受到冷落后,常常会大声疾呼,简书让人失望云云。

这便是“失落”这种情绪出现的一种很常见的原因,即出色的创作才能,往往伴随着一个敏感的内心。这种内心要么让人投稿后夜不能寐,要么在首页被拒后怨天尤人,要么就是在阅读量寥寥的折磨下从此放弃写作。

关于这一点,或许我们应该学习一下凭借非线性叙事独步江湖的著名编剧——吉勒莫·阿里加。对于这个名字,电影发烧友应该并不陌生,他的代表作品有《爱情是狗娘》《21克》和《通天塔》。

在吉勒莫·阿里加尚未出道的时候,有一次,有个评论家看到了他写的一部小说。小说刚读了几行,评论家毫不客气地告诉他,“你写的就是一坨屎!”可以想象,这对一个才华横溢的未来剧作家而言,是多么大的一种伤害!不过,吉勒莫·阿里加这时候倒是一点没耸,他夺回稿子,怒气冲冲地对那个评论家说:“你他妈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文学”。

后来,吉勒莫·阿里加出名了、大红大紫之后,再一次在酒吧里碰到了这个评论家。他问那个评论家,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那个评论家告诉他,“我是在试探你是否适合当一个作家。如果你承受不住那样的批评的话,你是当不了一个作家的。”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点:在文章完成之后,只要是自己觉得还不错,并且相比以前有一定进步,那么无论别人怎么说,是不是被拒稿,都要坚定地相信自己。

这是成为一个作家的前提,也是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贯彻的信条。

就像日本“漫画之神”手冢治虫说的那样:“我们要相信别人,更要一百倍地相信自己。”

二、关于文章,那些被喜欢的与被忽视的

第二个常常令人感到“失落”的原因,便是自己喜欢的体裁与他人的需求存在错位。

简书作为一个互联网产品,自然有其固有的用户定位,这个是客观的事实,难以改变。同时,这也是一个对创作极其包容的平台,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的文字类型。这两个因素碰撞在一起,便产生了一个必然的结果:目标用户对不同类型的文字,接受度是不一样的。

凉子菇凉的那篇《鸡汤和故事,我们应该坚持哪一类?》的文章里,就提到了这样的一种矛盾。即,我喜欢创作小说,但大家喜欢看鸡汤,那么是应该继续不改初心地创作小说?还是迎合大众需求改写鸡汤?

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凉子老师并没有停留在简单地提出问题,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得出“在这个世风日下,人心浮躁的社会,当然应该贯彻初心”这种一厢情愿的结论。而是自己尝试写了鸡汤,并且确实得到了远远超越故事类的成绩之后,再以一种呼吁的姿态,希望大家关注故事类的创作——不是写不了鸡汤,看别人眼红,而是我能写,但我实在太喜欢写短篇小说了。

事实上,这样的矛盾又何止存在于在写作领域。

这种自己所爱,自己所擅,以及市场需求不重合的情形,不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吗?

这种情况下,多数人采取的方式便是“守+破”的模式。

即先找一份能满足社会需求的工作安身立命,然后利用业余时间做斜杠青年,慢慢向自己的梦想转换航道,最终形成破局。

写作大概也可以采用相似的思路,同时兼顾市场需求与自我主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