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武师的学徒(02)

第三十三章:丽晶饭局2.0

前情回顾:致百年后的你

9月7日晚,满月悬空。

第一章:丽晶饭局

这是魏来这辈子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丽晶大饭店。他手提着一个黑色皮包,站在这栋仿古建筑的乌沉木门前,仰望并不算高的5层琉璃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郭去在黄昏中等待。

两个多月前,他来到这里,是为了破坏一场宴会,轻松愉快毫无压力;

他站在丽晶大饭店后门斜对过的一条小巷里,紧张地不停搓手。背后的丽晶大酒店是县里最好的饭店,5层仿古式建筑,琉璃顶铮光瓦亮,楠木大门乌沉沧桑,顶梁柱漆金盘龙,玉藻井龙口衔珠。南泉县上一多半的重要筵席都只会在这举行,出入这里的也都是一些在镇子人看来豪富无比的客商或者官员,像郭去这样一个父母都是小职员没有任何靠山背景的小屁孩,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而事实上他也不想出现在这里。

两个多月后,他再到这里,还是为了破坏一场宴会,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出来。

今天在丽晶大饭店5层最好的“富贵厅”里,县长曾豪为庆祝自己读武校的儿子考上了国立武学院,胖手一挥直接把与儿子同期的县武院同学全给请了,郭去很不幸就是其中之一。其实能沾着镇长公子的光进一趟丽晶大饭店坐席,基本上谁也不会觉得不幸,然而郭去跟曾公子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对付,从第一年进武校开始便言语摩擦不断,甚至曾大大出手过一次。

走在他身旁的老板娘穿着那条紫色的低胸长裙,步态轻盈,嘴里还轻哼着一首小曲——两个月前她就是这么走进丽晶大饭店的,两个月后她依然故我,就好似今晚并不是要赴“鸿门宴”,而是一如往常的要去酒吧买醉一样。

那一次郭去被打断了三根肋骨,眼角往下封了5针。

大门口,接待大厅,走廊,楼梯间……

“妈的,那次是阿来不在,不然你真以为躺在地上的会是我?”郭去站在丽晶大饭店投下的巨大阴影中,咬牙切齿地想。这份屈辱少年一直记在心里,就等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师徒二人经过的每一处地方,都静立着两名以上的黑衣陌生人,他们穿着统一制式的服装,胸口别着一身三头的异龙徽章。

明天曾公子就要动身前往国都了,也就是说今天这场筵席就是最后的,也是最好的机会。

沿着楼梯缓缓拾阶而上,今夜的丽晶大饭店每一层都灯火通明,然而每一层的每一间店铺却都大门紧闭,没有半个人影。

“可你怎么还没来?”

就像一座灯火辉煌的坟墓,独剩空空的脚步声,如幽灵般来回游荡。


脚步声最终停在五层“富贵厅”的大门前。

被郭去念叨着的“阿来”此刻正被悬吊在一间小黑屋里,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他根本去不了。

“别紧张。”老板娘别过头去,对自己的徒弟笑了笑,“还没到紧张的时候。”

“你小子是真嘴硬啊。”

然后她伸手推开了门。

黑发披肩的女人穿着一条紫色的低胸长裙,从不施粉黛的脸上也画上了精致的淡妆,像是要参加一个重要的约会。女人很高,个子已经长起来的“阿来”此刻被悬吊着,也最多跟她的脑门平齐,不过额头仍在淌血的少年倒似乎非常享受这个角度,因为只要轻轻地转一下眼球,他便能将那两团白腻收入眼中。

宽敞明亮的富贵厅,50个大桌座无虚席。

对于十五六岁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有吸引力的了。

开门的一瞬间,近500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竟让魏来产生了短暂的眩晕感,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伸手挡住自己的脸,却被老板娘一把拉了下来。

“你要是下面也敢硬的话,我就把它切了。”

冶艳丰腴的女人昂首挺胸,牵着自己的徒弟,迎着众人的目光,缓缓朝宴席的主桌走去。

女人的心情显然不好,可她根本没想着要挡一下胸前的风光,而是睥睨着男孩的下体,似乎就等着那顶帐篷立起来,然后快刀一挥。

东南角的那一桌上,魏来看到了小古和老古;

“以后娶了你就全靠它过日子了,你还是高抬贵手吧,老板娘。”男孩一点也不怕,反而咧嘴笑了起来,好像刚刚那几鞭子根本不是打在他身上一样。

西侧第一桌上,魏来看到了陈伯和刘大妈;

女人闻言甩手又是一鞭子,浸了水的细牛皮鞭在男孩瘦弱的胸前又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印记,男孩疼的冷汗直冒,下嘴唇已被咬破,但还是没有叫喊。

东侧第三桌上,魏来看到了屈少丰,刘恒以及青洪帮南泉分舵的一众马仔。

“真是个废物,你以为犟着不喊疼自己就很厉害了?就你这种连黑圈都没有的废物,去了谷楼别人一鞭子就能抽死你!”女人漂亮的脸上满是抓狂的神情,她真要被自己这个油盐不进的学生搞疯了。

……

“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打几鞭很正常,既不能说明我是个变态,更不能说明我是个废物。老板娘你何必拿这些胡话来激我。”男孩笑笑,语气里居然溢出了几分与他年纪绝不相仿的宠溺味道。女人一听便彻底崩溃了,她把鞭子一扔,胡乱挥手,拼命跺脚,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50桌,近500人,魏来不敢说各个熟悉,但至少全都见过。他们都是这座偏远县城里最平凡普通的人,很多人彼此之间甚至全无交集,而此刻他们之所以会坐在一起,坐在这个看似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只因为一个原因。

半晌,当女人最终安静下来,男孩依旧在看着她微笑。

他们都见过牵着自己的那个女人,知道她就是南泉县今古书碟屋的老板娘。

“最后问你一遍,信在哪儿?”

主桌上,郭去,左小梦,苏晴,卓三凡,已然在坐。而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桌旁还有坐着两个瞎子。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两个去过书碟屋的瞎子。

“好,你很好。”女人忽然嫣然一笑,一扫之前的疯态,神情妖媚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只见她微微俯身,凑近男孩耳旁,带着香水味的轻声软语缓缓吹过,一下便把爱装冷静的男孩搞疯了。

落座。

“你不是爱我么?你不是要娶我么?那好,我现在就找男人去。”

魏来将那个黑色皮包小心的放在了自己脚边,随后抬起头来,再次环顾整个大厅。


(果然……)

“我靠!你终于来了!”

就跟主桌的情况一样,另外49桌上,除了南泉县的熟人,每一桌都至少坐着一个陌生人——小古和老古那一桌,坐着来过店里的红发女人;而陈伯和刘大妈那一桌,则坐着依旧身着紫色紧身衬衣的英俊基佬……

站在阴影里已经快等成一尊雕像的郭去终于在小巷入口处看到了自己在等的人。他快步跑上前去,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就被对方扯住了袖子,往与丽晶大饭店后门相反的方向拖去。

魏来捏紧了拳头,狠狠地按在膝盖上,竭力控制着不让自己颤抖。

“喂喂喂!你干嘛啊!饭店在那边啊!”

威尼斯网站网址 ,(不会的……这个国家还没堕落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北都七局,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

“我没空陪你去吃饭了。我要去捉奸夫,然后我需要你帮我狠狠揍他一顿。”

“叮。”

“揍你妹啊!魏来你是不是脑子又短路了?你清醒点!”郭去刹住脚步,把好友拽至身前,轻轻地拍了拍后者因愤怒而通红的小脸,“老板娘又出去喝酒了?每次那个女人出去喝酒交际你就喊我去抓奸夫,你挨打也就罢了,活该!可问题是我也要一起挨揍啊!你行行好放过我行不行?你好好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答应过我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