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传 第十章 (4)

原文:《Empress Orchid》

原文:《Empress Orchid》

作者: Anchee Min

作者: Anchee Min

翻译: 半耳月亮

翻译: 半耳月亮

绝望包围着我,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

我们继续盯着对方,我感到我的血液都凝固了。

“Shim总管正等在这扇门后,”皇上继续说。“朕能叫他来把你抬走。”他朝着门动了一下。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愿您的子孙千秋万代。”我机械的重复着被教导说的话。

我让我的本性来带领我。绝望与我的渴望在不停的斗争,突然我的害怕消失了。在我的心中我看见一个上吊的绳子挂在房梁上,它如同月神的衣袖一样翩翩起舞。那掌控的乐趣虽然不是最终期待的结果,但却是真实的。我跳下床,穿上我的睡衣。“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皇上,”我说,接着我踉踉跄跄的走向门。

“又一只鹦鹉!”他转过头,用他的双手捂住脸。“鹦鹉全是被同一个太监训练出来的…你们烦死朕了。”

如果我再大一些或是有足够的经验,我一定会后悔,但是我太年轻太热血了。这种情况让我很生气。我知道我会因为我的行为被砍头,我想在最后能以自己的方式做事。

“皇上…”

“站住!”咸丰皇帝在后面叫道。“你冒犯了天子。”

“不要靠近我!”

我转过头,看到他在微笑。

我该怎么做?在我开始前我的机会已经被自己给毁了。

“如果您想要惩罚奴婢,”我说,笔直的站着,“奴婢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您能够慈悲的快点下命令。”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很怕自己动一下。

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抓紧了在我睡衣上的蕾丝。我还有什么可盼望的?自从搬进紫禁城,我就结束了普通人的生活。如果范大姐知道我把天子当成普通人她会怎么样?想到范大姐的脸,我笑了。她也许会到处说“传奇的兰儿”的故事直到她的嘴起水泡。

躺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我除了从他身上感到无比的痛苦和生气,其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怀着高兴的心情,我告诉皇上我已经准备好让太监过来把我带走。

我觉得停止想着去吸引他。如果一盘棋早已注定输了,一子又能改变什么?在过去的九天里,我每天都熬夜练习扇子舞。我也从安德海那里学习弹琴。我让自己学习了好几首歌。我的声音并不如夜莺般的婉转,但是确实天生的愉悦和甜美。我对我自己的声音从来都不缺乏自信。如果我的父母允许,我也许会走向唱戏的人生。在我块十岁的时候,一个在我家里表演的歌手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努力练习,我的潜能很大。

皇上并没有动。他对这种情况似乎感到很惊讶。但是他感觉怎么样已经和我无关了。我现在正等着明天的好运结束,我的灵魂得到自由。

我该告诉我的父亲吗?很多时候他会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在老虎的洞穴里,可是这里没有虎仔。我记得他告诉过我的另一个故事。那是关于一个猴子家庭试图水中捞月。猴子们集中在一棵大树上,然后他们形成一个又一个梯子去靠近水中。最小的猴子试着用篮子打捞月亮。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计划,但是付清的观点是有些事完全是不可能的,接受他人的局限性是一种智慧。

“你让朕很感兴趣,”皇上说,微笑在他的嘴角浮现。

我究竟在想什么?丝绸枕头很舒服,但是让我的脸颊感到很冷。我不能把我的想法放到这个地方。我听见我的脑海里传来一首歌:就像河里的石头往上翻滚,就像雄鸡长出几颗牙齿…

看起来这是皇室的惩罚。

我是被触摸醒的。

“告诉朕当你痛苦的时候你会做什么。”他走近我。他的目光似乎带着一股温柔。“尽管这里有后悔的余地,那太晚了。祈求是没有任何用的。朕没有多余的情绪给予慈悲。哪怕一点也不行。朕没有多余的慈悲。”

“在朕还醒着的时候你怎么敢睡觉!”

如果是那个愿意我真同情你。我用我的眼神表达出这句话。我很高兴我并不在他的位置上。他能够决定我的生死,但他却不能决定自己的。那他究竟有什么权利?他只不过是自己的俘虏。

我坐了起来。我一时之间不能反应过来我在哪里。

威尼斯平台官网,皇上坚持想知道我的想法。犹豫了一会,我觉得告诉他。我告诉他我很同情他,尽管他看起来很有权利。我告诉他他能够惩罚无力反抗的我。我告诉他我不会怨恨他惩罚我,因为我能看到他必须找到其他人来除掉他的沮丧,而且这里没有任何比砍掉一个妃子更不容易的事情了。

“你是哪里人?”在我眼前的男人问我。“苏州还是杭州?”

我说完后,我期待他变生气。我期待他叫太监把我抓出去让侍卫把我乱剑砍死。但是皇上却做的完全相反。他看起来是真的被我的话给感染了。他的表情如同被一个技巧低的雕像者雕塑一样,明明想弄成快乐的脸,却被弄成了苦脸。

我很震惊。“抱歉,皇上,因为奴婢不是这样的。奴婢不想让您生气。奴婢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无意识的睡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