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和喜羊羊

其实,灰太狼早就死了

近来在b站上看了几集《猫和老鼠》,虽然都是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剧情,还是笑得前俯后仰。动画《猫和老鼠》开创了一个经典的模式:强者猫和弱者老鼠是宿命般的死敌,每天都过着追追赶赶的生活,上演各种闹剧。《喜羊羊与灰太狼》无疑借鉴了这个模式,不过可惜的是这部动画只借鉴了前辈的皮毛,对于更进一步的内核,不知道是没兴趣还是无意识,毫不碰触。这部动画之所以能成功,得益于国内万籁萧条的动画市场,以及近年来的国产保护政策,再加上观众的高容忍度,让它如入无人之境。

金何

如果拿《猫和老鼠》中的画风和配乐来比较《喜羊羊与灰太狼》,未免太欺负人了。毕竟前者不仅画风优美,配乐在动画界更是殿堂级的。所以只说人设和剧情套路。

我们可能会觉得,艺术情结下,任何角色都是不会受到现实逻辑束缚的,因此也就不接受死亡、长大等现实逻辑。

虽然说猫和老鼠的关系,以及狼和羊的关系,确实有相当大的类似,不过在具体阐释的时候,《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作者还是没能理解其中的区别。在动画猫和老鼠中(以下懒得加书名号了),猫和老鼠的故事大部分发生在人类家中,虽然后面剧情中也会有猫和老鼠成为独立的个体,比如在空间站中各自成为科学家,或者在码头上成为水手等。但总体而言,猫和老鼠都是寄生在人类家中的。人类虽然在本片中只是个背景板,但却属于不可忽视的背景板——这使得片中剧情和人设有了社会关系层面的东西,而不只是动物性的猎食。作为寄生动物,汤姆屡屡受到主人的责难,甚至被威胁如果抓不到老鼠就将它扫地出门。所以抓老鼠之于汤姆,不仅是本能,更是天职,是使命,是它在这个家中存在的意义。如果我们加以延伸阐释,也可以说,作为寄生动物,汤姆是统治者委派的手下,杰瑞是在底层挣扎的弱者,汤姆受统治者委派去清理杰瑞这样的无用之人。当然这未必是作者的本意,但作品本身确实提供了这样的阐释空间。

但灰太狼,即使是把它放到艺术逻辑下,它也早在第一部里就上天堂了。

但毫无疑问天职观念一定是作品中体现得非常明白的地方。汤姆被养在富裕的家中,不愁吃喝,抓老鼠并不是它解决温饱的途径,但是它仍然锲而不舍,日复一日,百折不挠。天职赋予了汤姆以神圣感,也给了它不竭的动力。

演马戏的汤姆猫和说相声的灰太狼

反观喜羊羊与灰太狼,首先是猫和老鼠的一对一关系变成了多对多——弱者是羊村众多的羊,强者则是灰太狼一家。其次社会关系也各自分裂了,羊与羊之间建立了社会关系,狼与狼之间建立了家庭关系。但是一旦进入狼抓羊的部分,换言之一旦进入两个主角对抗的部分,你就会发现狼和羊之间是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可言的,狼抓羊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果腹,就是为了生存之需。这样一来,剧情的核心部分沦为丛林法则,本能反应。在猫和老鼠中,汤姆与杰瑞之间本质上其实不是物种的不同,而是身份的不同。身份的不同带来很大的张力,同时又蕴含着变化的可能。在某些时刻,老鼠杰瑞会同情和帮助汤姆,汤姆也会停下追逐的脚步,开始思考自己将老鼠逼入死境是否太过残忍。因为你的社会身份不足以概括你整个的人,有一些东西是超越社会关系和社会身份而存在的。这是猫和老鼠这部动画中的另一层张力。而在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狼和羊的关系仅仅是现实自然中的本能追杀。既然是本能,是天性,就不存在回头的可能。超越性的部分在这部动画中是不可能的,红太狼的存在是为了让灰太狼可怜一点,从而显得不那么冷血,小灰狼的降生是为了做一些狼羊的关系上和解可能的尝试,但这不过是说明作者也意识到了灰太狼和羊村的关系设定已经注定了他们不存在关系变化的可能了,所有的强行扭转都只会让人觉得很别扭罢了。

威尼斯平台官网,狼吃羊、猫吃老鼠,评判该剧的人,一开始就能找到对国产灰太狼不屑一顾的理由。毕竟,迪斯尼的汤姆和杰瑞要比喜羊羊和灰太狼老太多太多了。

PS:重看“杰瑞的表哥”那一集发现,原来杰瑞的那个横行无忌,四处虐猫的霸气表哥是个穆斯林。六十多年前的作品了,大家对穆斯林的看法一直都没变。B站弹幕里没人发现表哥的真实身份,不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但客观的说,两者之间还是存在着很大不同。

1、动作和语言

汤姆猫在横跨将近一个世纪的屏幕形象里,它的台词加在一起不超过一百句。而反观灰太狼,不但他的那句“我一定会回来”的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经典,连他的老婆红太狼,也有每集必出口的台词。

所以,前者可以定义为一部默片,只靠夸张的肢体语言来推进情节。灰太狼就不一样了,肢体动作其实并无可圈可点之处,情节的推动力是那些搞笑的对白和台词。

灰太狼虽然每集都会被羊们恶搞,不是被炸飞,就是被水冲走,或者掉进自己的陷坑。但我们不妨再看前者,汤姆和杰瑞每次都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而且被整的汤姆,随着物体的形态,自己的身体也会随之不断变化——被伞撑开的脸、被重物压扁的身体……这些夸张的形态变化要比灰太狼惨很多。

西方有很多恶搞整人幽默视频,掉进水里、被某样东西弹飞、或者干脆做某种动作而殃及自身等等。我们看着可能并不觉得可乐,有时候反倒觉得“很疼”。

西方还有一种艺术形态就是马戏,我们不妨汤姆猫自始至终就是在演一场永不结束的马戏。

相对于肢体形态,我们靠语言就可以出神入化了,别的不用列举,一个相声就足够了。

因此,汤姆猫如果是在不断被恶搞整惨而让人发笑,那么灰太狼就像是一个说相声的捧哏者。

这是东西方对幽默理解的迥异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