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性神经症可变成自寻短见

当然,自杀只在精神障碍的状态下发生还是可能的;还经常发生。但据此得出结论说,自杀绝不会在健康的状态下发生,它是精神障碍的确凿标志,就未免草率了。

9月10日,是第七个世界预防自杀日,今年的主题是“社会文化因素与自杀预防”。当天,各种形式的世界预防自杀日宣传活动在南宁各大医院举行,自治区人民医院心理康复中心赵玮琳主任医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自杀的人群中,有超过60%是抑郁症患者,但另一种特殊的被称为“躁狂症”的心理疾病被忽略了,“躁狂症”的危害堪比抑郁症,这两种心病都存自杀风险,都可能演变并促成自杀行为。

参考了儒塞等人的研究后,迪尔凯姆认为下述四种类型是最重要的自杀类型

事实上,很少有人致力于对精神障碍者的自杀进行分类。不过,迪尔凯姆还是参考了儒塞等人的研究,认为下述四种类型是最重要的自杀类型。

第一,躁狂性自杀。这种自杀或出于幻觉,或出于某些谵妄性观念。比如说,病人为了躲避某种危险或耻辱,或者为了服从他从上面接到的一道神秘的命令而自杀。

这种自杀动机及其发展方式反映了引起自杀的疾病,即躁狂症的特点:某种幻觉或谵妄性观念突然出现,引动自杀企图;转瞬之间情况有了变化,如果自杀的企图失败,自杀行为就不会重复,至少暂时不会重复;如果自杀的企图再次出现,那也是出于另一种动机。

比如,一位这类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病人跳进一条小河,他发现河水不够深,不得不寻找一个能淹没自己的地儿。当时有一位海关官员怀疑他的意图,举起枪来瞄准着,并威胁说如果他不走上岸来就要开枪了。我们这位病人立刻顺从地走回家了,再也不想自杀了。

使这种疾病与众不同的是它的多变性:各种各样的思想和感情以极快的速度相继出现在病人的意识中;一种意识状态刚刚出现就被另一种意识状态给取代了。

第二,忧郁性自杀。这种自杀与极度抑郁和过分忧伤的状态有关,这种状态使得病人不能正确地评价周围的人和事,及它们与其自身间的关系。

有一位姑娘,她在乡下度过童年后,在十四岁的时候因为学业远离家乡。从那时起,她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烦恼,不久就感到一种无法排遣的对死的渴望。「她一连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眼睛注视着地上,感到透不过气来,好像担心发生某种可怕的事。她决心投河自尽,所以要寻找最偏僻的地方,以免别人来救她。」

然而,她觉得她打算采取的行动是一种罪行,所以暂时放弃了这种打算。但是一年后,她对自杀的渴望更加强烈了,自杀的念头也是频繁出现。

这种普遍的绝望往往伴随着直接导致自杀的幻觉和谵妄性观念,只是这种幻觉和谵妄性观念不像我们在躁狂症患者身上看到的那样多变。因此,尽管这种自杀像躁狂性自杀一样是由想象的理由引起的,但它的慢性特点使得彼此有所区别。

此外,这类病人还会沉着地为自杀做准备,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坚持不懈,有时甚至异常机灵;这种执著与躁狂症患者的变化无常毫无相似之处。

第三,强迫性自杀。在这种情况下,自杀并不是任何实际的或想象的动机引起的,而只是一种固定不变的死的念头引起的,这种念头毫无明显理由地控制了病人的思想;这是一种本能的需要,思考和推理对它无能为力。

患者知道他的需要是荒唐的,他试图抗拒;在抗拒的过程中,他感到忧伤、压抑,心中还有一种与时俱增的焦虑感。因此,这种自杀,人们有时称之为焦虑性自杀。

一位病人分毫不差地描述了这种病态:作为一家商行的雇员,我干得不错,我最大的痛苦是想自杀;有这种冲动已经一年了,起先并不明显,可这两个多月来,我已经摆脱不掉了;我没有任何自杀的动机——没有经济上的困难,薪水足够自己开支,而且容许我享受我这种年龄的人所能享受的乐趣……

有意思的是,病人一旦打定主意不再抵制这种焦虑,决心自杀了,这种焦虑就停止了。这就意味着,即便自杀的企图不成功,但有时足以暂时平息这种病态的愿望。

第四,冲动性自杀。这种自杀不是由一种在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里折磨着精神的念头引起的,而是由逐步控制意志的固定不变的念头引起的,它是一种突然的、一时无法抗拒的冲动的结果;这种自杀与患者的谵妄性观念有关。

与躁狂性自杀不同的是,冲动性自杀倾向的出现及其产生的后果的确是不由自主的,没有任何理智上的先兆;看见一把刀、路过一条河、在悬崖边散步……都有可能在一瞬间引动自杀的念头,随之而来的行动如此迅速,以致连病人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比如,曾有人说:「奇怪的是,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爬上窗户的,当时是什么思想支配着我;因为我根本没有要自杀的念头,或者至少我现在不记得有这种想法。」

事实上,病人不大可能感觉到自杀冲动的产生,而且不大可能立即离开死亡的手段而成功地逃避死亡手段对他的诱惑。

此外,曾强还表示,上午的义诊活动接诊量并不小,前来咨询的有患者也有健康的市民。其中弱势群体心理问题引人关注。一名来自大新县年轻姑娘小华2年前曾因抑郁症自杀,后来经过长期药物治疗,病情好转。说起来,农村与城市的巨大反差和极度期望实现进城愿望对小华心理造成了巨大压力,生病时小华一回大新的家就表现得抓狂、烦躁,深深厌恶家中的一切,并与父母激烈对峙和争吵,因为经受不住严重的抑郁而选择轻生。小华因担心旧病复发今天再度咨询心理医生。曾强说,小华心理方面没问题,只要通过适当的疏导和放松心态,注意多交流如参加集体活动就可消除顾虑。

扭力在导致精神障碍或自杀行为的过程中,受社会和心理因素的干预或强化

说到这儿,多半有人要问了:在生活中遭遇一种或多种扭力的大有人在,他们为什么没有发展成精神障碍,或者自杀呢?

对此,自杀扭力理论称,这种不协调的压力在导致精神障碍或自杀行为的过程中,会受到社会和心理因素的干预或强化。

这些社会和心理调节因素包括家庭背景、经济状况、教育程度、社会地位、宗教信仰……

正是由于这一系列的中间因素的存在,大部分有不协调压力体验的人并没有发展成精神障碍,也没有选择自杀一了百了。

珍爱生命 自杀者需24小时陪伴

精神病医生们固然断言,他们所知道的自杀者大多数都有精神障碍的症状,但这种证据是不足以解决问题的。他们所知道的自杀者当然都是精神障碍者了,但他们不能断定他们没有观察到的自杀者也是精神障碍者。

威尼斯网站网址,过度兴奋 躁狂症不容忽视

精神障碍者的自杀不同于其他自杀,就像错觉和幻觉不同于正常的感觉一样

基于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所有精神障碍者的自杀都没有任何动机;若硬要说有动机,那所谓的动机也是纯粹想象出来的。然而,许多自愿死亡都是有动机的,那些动机也并非没有现实基础。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不能把任何自杀者都看成是疯子,除非滥用名词。

在我们已经说明其特点的各种自杀中,最难和正常人自杀区别开来的是忧郁性自杀,因为自杀的正常人也经常处于一种沮丧的或抑郁的状态,就像精神障碍者一样。

不过,两者之间总是有这样的区别:前者所处的状态和由此而引起的行为并非没有客观的原因,而后者所处的状态和由此而引起的行为则与外界环境没有任何关系。

一句话,精神障碍者的自杀不同于其他自杀,就像错觉和幻觉不同于正常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冲动不同于有意识的行为一样。

因此,我们不能把自杀和精神障碍如此紧密地联系着,除非故意使坏。

记者从自治区人民医院防范自杀日宣传和现场义诊活动现场了解到,目前南宁各中高等院校在校生遭遇心理问题情况比较严重。其中绝大多数人过分追求完美,注重成绩排名或对工作生活期望过高。心理医生曾强为此建议,无论你行进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都要正确地评估自己,分阶段制定切合实际的努力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循序渐进,虚无缥缈的目标只会让自己陷入巨大压力和恐慌中,心理问题就会借此乘虚而入,彻底打乱你的工作和生活。

相比我们普通人,精神障碍者经历了更多的负性事件,体验到了更大的扭力

照着这个逻辑,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认为,自杀是精神障碍的结果,因为精神障碍者确实有着更高的自杀企图。

相比我们普通人,他们经历了更多的负性事件,体验到更大的扭力,产生了巨大的痛苦,想通过自杀行为解决这种痛苦。

一旦遭遇轻生或自杀正发生时,如何帮助那些心灵破碎的人呢?赵玮琳告诉记者,防范干预自杀依靠心理医生远远不足,同时还需要社会各界如110、119、社区工作人员和家属共同努力才能完成。一旦发生自杀行为,如您正在现场或接到通知,都应该第一时间给轻生者以帮助和陪伴。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任何劝解的话语都不要否定或指责自杀行为,而是应该站在自杀者角度,理解其痛苦,并鼓励自杀者述说、宣泄。赵玮琳同时提醒,对于早期发现的自杀行为,不要做太多的劝导,陪伴和关注比什么都重要,此时,握手、扶肩等动作都会给受伤心灵以巨大抚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