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犬敷屋,还是狮子神?

如果拥有了神的力量,你会怎么用?

初看犬屋敷觉得大概是一个中年危机的男人靠偶然从外星人那得到的机械身体拯救世界的故事。
但故事本身可能涵盖了更多的东西。那大概就是人类真的值得被拯救么?

《犬敷屋》完结了,个人觉得是部很好的动漫,2个主角,同时拥有了毁灭世界和
起死回生’的能力。狮子神将能力用于杀戮,犬敷屋将能力用于拯救。犬敷屋是“善”的,狮子神是“恶”的吗?正如动漫中他们自己所说:只有在“杀人/救人”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无论是杀也好、救也好,都是为了自己有“活着”的感觉,所以,无论是杀人,还是救人,都是在救自己。

犬屋敷壹郞的设定无疑是故事的正统主角,善良,温柔甚至怯懦,为拯救生命而喜极而泣,为未能即时阻止的悲剧失声痛哭。这样一个在现实生活中的瘦弱甚至猥琐的中年人,因为偶然的机遇得到了足以毁灭行星的能力。如果得到神力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那这多半会成为一部少年热血漫。可偏偏就是犬屋敷壹郞这样的人得到了神力,那这必定会成为一个曲折甚至猎奇的故事。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谈犬屋敷。

犬敷屋的大义值得尊敬的,像教科书般值得学习。而狮子神,不知为何更能抓住我的心,社会功能良好,在人群中普通且优秀,某些时候,又有些反人类的举动;聪慧又思想另类。

如果说犬屋敷代表这动画世界里的善,那另一个运用自己的能力肆意杀人的狮子神便成为了恶。但是,我并不觉得作者想创造一个单纯的恶人。与单身母亲的困顿生活以及亲生父亲那边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让狮子神有了一种近乎本能的妒忌以及恶意。他选择的杀害目标都已家庭为单位,而且是与自己亲生父亲的重组家庭几乎完全一致的样本:夫妻和睦,儿女双全,经济富足,衣食无忧。这种对社会的恶意来自于对父亲美好生活的切身的恨。而动画并没有表现他对父亲的恨,似乎恨意已经深深的隐藏在了他和善的微笑下。

狮子神,2次想不再杀人了,甚至开始救人了。然而2次的希望之火都被正义之师——警察,扑灭了。看着他为复仇而杀人,有一种痛快的感觉。在他眼里众生平等,杀人时没有男女老幼的区别,只有自己在乎不在乎的区别。

当杀一个人只是发出一个拟声词那么简单的时候,狮子神也并没有杀害自己发小,对自己心仪的女生,以及他恶意来源的父亲。他或许真的是一个极度缺少爱的人,这种爱的稀缺可能已经成了他的一种残疾。与他无关的任何人都是可以肆意杀害的。而与之对立的犬屋敷,渡边紫音,以及安堂直行都觉得被剥夺的生命独一无二,他们有着梦想,生活,亲人,感情。但故事本身并不是简单的二元,它更像是对善与恶的讨论。故事里的善,无论是故事主线,还是险些死于不良少年的乞丐以及被黑社会劫持的女子,都是弱小的。就像年轻情侣抱在一起痛苦一样,“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是的,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如果非要说他们错了,那善良和普通就是你们的错。

有时候,“正义”不当,会扼杀“善”的火苗。

如此残忍的社会现实。作为这个社会最普通的一员,我们善良,普通而且渺小。我们每一个人都期待着当我们直面恶意的时候,犬屋敷可以出现。但当你具备了犬屋敷一样的能力的时候,你是否真的就能对抗这个世界的恶呢?狮子神本身的悲剧来源于原生家庭的破碎,而之后母亲的自杀则来自于网络霸凌和媒体(母亲的善良和公众的恶的对立)。复仇成了狮子神的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善与恶在这里的区分是模糊的。犬屋敷为了感受到自己活着而努力救人和狮子神用杀人来得到同样的感受又有什么区别?作者并没有过多的去批判狮子神的行为,甚至于安排了他接受渡边的建议去救人的剧情(狮子神救人的这些事情甚至全安到了犬屋敷的身上,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来自作者的思想-善良和弱小本身就会招致恶)。善与恶再一次模糊了。

威尼斯正规官网,他不保密自己拥有的能力,也不隐瞒自己是凶手的真相。他视生命为草芥,又关心重要之人的生活细节:有没有去上学?上次打的生活费不够用吗?

还有一些细节也很值得人们仔细思考。无论是狮子神开始杀死的15个普通人,还是后来血洗警署,用屏幕击杀的100人,以及后来的东京千人屠杀。在事件过后人们都表现出了出奇的平静,甚至成立了狮子神粉丝团。这个犬屋敷拼全力拯救的世界又是何等悲哀。“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善良可能存在于个体之间,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善良并不存在。在这个语境下,强大的社会所做的恶,与狮子神的某些善意又一次的对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