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少年异闻录(第八章 书信)

第十章   信使

第八章   书信

当哲泓在床上纠结这事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家的地下室此时正在发生什么,更不会想到那几个黑衣人所带回来的正是他的好基友彻轩。

话说布凡翻过院墙从魔掌中逃脱之后,便继续用翻墙的方式到了自己家。她心中惦记彻轩的安危,一心想着回家之后就用哥哥的望远镜从窗口观察情况,谁料一进家门,便被哥哥一把抱住,捉进厨房。而他的父母和爷爷也全都挤在厨房里,不,准确的说,是挤在厨房的餐桌下面。见布辰已将布凡带回来,便急切的招呼布凡也躲进桌子底下。

“大长老,按照您的吩咐,人已经带回来了。”一个好听的少年音在黑暗中响起。

“你们……这是什么阵势啊?”虽然在布凡印象里,她家每个月总会闹那么几回乌龙出来,但恰逢这个节骨眼儿上,布凡简直是无奈到了极点。

“真是帮大忙了。”只见黑暗的房间兀自亮起一盏孤烛,说话的却正是刚才那位须发花白的老人。“其他的计划还顺利吗?”

“地震啊!你没感觉到吗?刚才地震得可厉害了!可危险了!”布凡的爷爷真挚又惶恐地望着孙女,弄得布凡哭笑不得。

“当然。只是……”

“乖,听爷爷的话,快躲进来吧。”布凡的老妈发动了温柔攻势。

“只是什么?”

“就是,快进来吧,大家挤在一块儿多亲热啊。”布辰一边说着,一边往桌子底下钻,还不忘朝布凡挤了挤眼,布凡顿时火气上头,对准布辰的屁股就是一脚,道:“进就进!你倒是快点进去啊!不然我怎么进去啊!”布辰本就身形高大,要钻进桌子底下已属不易,何况桌子底下又已经挤了三个成年人,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除了挨布凡一脚之外别无选择。布辰因为疼痛轻轻哼了一声,摆出了一张苦瓜脸望着布凡,见哥哥吃了哑巴亏,布凡终于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哥哥欺负,从来就没治住他过,可不是憋了一口恶气吗?布凡刚一钻进桌底,一阵连续剧烈的震动使得整个房子都摇晃起来,布凡听到厨房的灯罩碎裂的声音。

“这……晚辈不知当问不当问。”

“真是奇怪的地震啊。”待震感缓和了一些,布凡的老爸开口说话了。

“问吧。你们‘咎’归根到底也还是‘眼’的成员,自然有知情权。”那老人捋着胡子,缓缓说道。

“啊,上一次地震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了。”布凡的爷爷接过话头。

“是……关于那个小子,为什么要特意让他加入‘咎’?他不是哲析的……”

“到底是几个爷爷啊爷爷?”布凡直接被绕糊涂了。

“正因如此,他才必须留在‘咎’里。”

“总之就是几百年前吧。”布辰一边捂着被布凡踢痛的屁股,一边总结道。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袭来,同时还听到外面传来轰然巨响和凄厉的叫声。

“这样啊,和我一样啊……明白了。”

“不会是谁家的房子倒了吧……叫得多惨啊……”布凡的妈妈不安的猜测着。

“还有什么疑问吗?”老人问道。

“这……嗨,妈,别想多了,咱家的房子不是您和外婆亲自加固过的吗?就算别人家房子倒了,咱家的也不会倒的。”布辰试着安慰老妈。布凡的外婆在去世之前是有名的建筑设计师,后来女承母业,布凡的妈妈如今也颇有盛名。

“没有了。药的效用大约还有10个小时的样子。如果没有其他任务,我们就先行告退了。”少年毕恭毕敬的回答

“咦?原来我们家的房子是加固过的吗?”布凡惊讶道。

“嗯,你们姑且休息去吧。待他醒来的时候,会再召集你们前来的。”老人说完,只见那唯一一盏烛火摇曳了几下,几个黑影便嗖嗖的消失了,留下彻轩躺在这昏暗的烛光中。望着这少年俊朗的面容,老人静默良久,仿佛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末了深深叹了口气,悠悠道:“这是第几世了啊,炎魔殿下……这一次是真的可以结束了吧……这个漫长的任务……”然而回答他的只有那孤烛燃烧的劈啪声和几声渺远的鸡啼。

“是啊。那时候你还是个屁大点的小婴儿呢。”布辰说道。

这一日哲泓醒得特别早,他照例从窗口跳出去安抚了花猫,弄了些猫草拌在猫食里,便收拾妥当出门了。清晨的空气特别新鲜,却不能缓解哲泓昨日留下的疲劳感,何况他心里还有惦记着信的事,便抄近路往学校走。

“切!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啊,顶多也就是个几岁的小毛孩儿。”布凡毫不示弱。

至于布凡,有天大的事也没法打破她早上赖床的习惯,这天,布凡依然十几年如一日的踏着早读铃进教室,但在路过哲泓座位的时候,却与哲泓短暂对视了一下,并看似不经意的故意掉了一小团纸在地上。哲泓会意,不被察觉的捡起了纸团,发现纸上写着“早读后天台见”,便知布凡已经看到了信。

“你们快看,那里着火了,在冒烟呢。”爷爷突然指着窗外。果然,从厨房上面的窗口往外望去,确实可以看到灰黑色烟雾一样的东西正在腾跃,不过没过多久就消失了。

天台是布凡平时吃早饭的地方,从这栋教学楼的顶楼,有一个窄小的梯子可以上去。当哲泓爬上去的时候,布凡已经大大咧咧坐在天台吃炒粉了。见哲泓过来,也不管嘴里的炒粉咽没咽下去,劈头就问:“你认识哲曜吗?”哲泓心下一惊,原以为布凡看到信最多也只是看到无字的信纸而已,没想到她居然连内容都解读出来了,便回答道:“算认识吧……”“啥叫算认识吧?这封信本来是写给你的吧?”布凡装出一脸真相在握的样子。“……嗯,是、是啊……哈哈哈……”哲泓一脸歉意的笑着。见一向油嘴滑舌的哲泓居然支支吾吾起来,布凡确信自己是抓住了什么,便追问道:“从实招来,这封信是怎么回事?”“这个嘛……哈哈哈……其实是……”

“看来已经扑灭了啊,火势应该不大。不过我还从没见过那样的烟雾呢。”布凡说道。其实她总觉得刚才看到的东西跟普通的烟雾有些区别,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但布凡很快就发现那烟雾升起的地方正是刚才出事的十字路口方向,一时心急如焚,无比担心起彻轩来。而此时地震恰好已经停止,布凡便焦急的想回自己房间去,但众人都说不知道地震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硬拉着心如火燎的布凡继续在桌子底下呆了好几个小时。

“其实是高中生活太无聊了,所以我们自己建了一个侦探推理社。既然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有入社资格。怎么样?加入我们吗?”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哲泓和布凡都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发现一个帅气的男生正蹲在天台的护栏上看着他们。

待到终于得到批准可以自由行动,布凡便十万火急地冲到布辰的房间好一番翻箱倒柜,布辰眼看着自己的小秘密有遭到曝光的危险,便急匆匆冲到布凡跟前问要干什么。只见布凡头也不抬手也不停的回了一声望远镜,布辰便立刻从床底下摸出望远镜双手奉上,布凡一把抓起冲向自己房间,刚才还如临大敌的布辰立即如遇大赦一般,第一时间开始动手整理被布凡翻得到处都是的海报,该收的收,该藏的藏,手法之娴熟专业,不能不让人怀疑布辰已经无数次的遭遇过这种事了。

“咦?原来是这样吗?不过我好像从没见过你啊。”布凡怀疑道。

布凡一进房间就径直跳上床,拿起望远镜就往刚才出事的地方望去,然而却是一派平和景象,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只有街灯在安静的亮着。要不是道路两侧还有一些屋顶上的砖瓦凌乱的散落着,布凡都要怀疑刚才那些地震和哀嚎是她的幻觉。但是这样不就完全不能确定彻轩是否安全了吗?对了,还有电话。于是布凡立即满怀希望的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彻轩家的电话。电话很快通了,却没有人接,不甘心的布凡一连拨了好几个,等待她的依然是无人接听。彻轩那家伙,不会有事吧?最后再拨一个好了。布凡这么想着,带着失望的心情再次按下了拨号键。短暂而漫长的等候之后,终于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喂”,却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中音。

“你还真是如传闻中一样性格啊。我是你们上一届的,上个学期末转学过来,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直到现在才来学校。所以,这实际上是我第三天上学哦。”那人说着,便从护栏上跳下来。

“你好,我是布凡……请问彻轩在家吗?”布凡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样啊……但是这里只有一条路可以上来吧?你是怎么上来的?”布凡仍然很怀疑。

“哦哈哈哈,是布凡啊!彻轩那小子已经睡了!小布凡有什么事需要我转达小彻轩吗?”电话那边的男中音爽朗地答道。

“你也说了,只有一条路可以上来啊,我只不过比你们先来而已。”那人边说边朝这边走来。

小布凡……小彻轩……布凡一听到这两个词,就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子里已经条件反射般地跳出一个人来,便说道:“原来叔叔已经回来了啊……都没听彻轩说起,还以为叔叔不在家呢……”

“什么啊,翘掉早自习了吗?”布凡的疑心似乎终于消除了一些,“为什么没有听哲泓说起这件事啊?”

“哈哈,其实我也是刚到家没多久啊。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地震,害得我新买的古董都碎了!家里的古董也裂了好几个啊!”电话那头的老彻忍不住向布凡诉了个苦。

“事先知道了多没意思啊,再说了,我对入社人选是很挑剔的,如果不能通过这个测试,说明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啊。对吧,哲泓?”那人边说,边将胳膊搭上了哲泓的肩膀。其实哲泓心下这一惊可不小,虽然他跟这个人只打过屈指可数的几次交道,他也能确定,这个人正是曜!既然曜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已经被组织知道了吗?虽然曜现在是在帮他打圆场,但这也是为了保护组织的秘密,说不定他是为了带自己回去受罚的。见哲泓一脸不自然,曜继续说道:“露出这种表情,难道哲泓不习惯身体接触吗?”

威尼斯网站网址,“嗯,确实不巧啊。不过叔叔的话,很快就会买更好的古董来补充的吧?”从小就往彻轩家跑过无数次的布凡早已深知彻轩他爹是个什么样的古董狂人。

哲泓终于反应过来,立即应和道:“我说你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

“哎呀呀,小不凡还真是了解我啊,哦哈哈哈。话说回来,彻轩今天这么晚才回来,是跟你一起出去了吗?刚才问他,这小子死活都不愿说啊真是!”老彻问道,看来古董的损坏并没有太影响他的情绪。

“哈哈哈,sorry sorry。下次会注意的。”曜倒是配合得不着痕迹。

“是啊,我们一起去吃火锅了,就在你家后面那个火锅店。”布凡答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