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苍蝇(7)

“好,我现在拿开电蚊拍,你别飞走,我想认真看看你这只孤独的苍蝇的翅膀,好吗?”

恰当时风和日丽,一面山倒如流水,望不尽的惬意温柔。

“恩,你拿开电蚊拍吧。”

这是屋子的主人望向窗外时的瞬间感受。

二哥一拿开电蚊拍,小悍立马飞走了。

因为刚刚楼下有人在喊:“二哥,我到了,下来吧。”

二哥心想,你这是要去哪给我带点惊喜回来吗?

杀气顿起。

“嗡嗡嗡”小悍马上又飞回来了,只是翅膀上沾了些水珠,但此时在阳光的映照之下显出七彩来,就像是身上背了彩虹。

原来一只苍蝇好死不死,在二哥正准备关窗的时候飞了进来。

二哥不禁称赞道,“真美!”

二哥想把这肮脏的代名词-苍蝇赶出去,这苍蝇更是该死不死,就是不肯往外飞,一幅老子进来了就绝不出去的姿态。

小悍淡淡地说了一句:“白痴,苍蝇也有美丽的时候。”其实它心里也骂道:“呆子,哥自拍的时候经常这样给自己身上弄点水的,还不是学你们人类常常在浴室自拍啊。”

嗡嗡嗡,嗡嗡嗡……

经纪人说到此处也是大喊一句:自恋的人伤不起!!!有木有!!!有木有!!!

二哥火了,因为这世界不清静了。

瞬间发布会也在经纪人“有木有”的呐喊中到了高潮。

二哥于是向窗外对着楼下的MM大喊:“你等一下,赶只苍蝇就下去。”

擦,怎么又变成发布会了?

这苍蝇忒也胆大,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飞入寻常百姓家也就罢了,二哥舞勺之年上庐山好汉坡一路疾奔都不带喘的,下山来更是坐过山车似的,这些年过去了,内功精进自不在话下,一手三十六路幻影掌法比之当年周伯通的七十二路空明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那日周伯通技痒难耐寻上门来切磋,令老顽童大呼过瘾,直说与杨过的黯然销魂掌有异曲同工之妙。二哥却道与之切磋使出来的不过是掌法的九成,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最后一成是幻想掌法的变招,讲的就是一个“快”字,现在看来也无需使出了。二哥这一说是不知好奇害死猫啊,老顽童当年为了杨过的黯然销魂掌,什么老底都招了,这还不要让二哥把货都掏干净了。二哥初时不肯,但那老顽童却赖在二哥身边不走了,二哥是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后来二哥快被逼疯了,便将幻影掌法的最后一成演示给了老顽童,老顽童拜服之余,更是大诉钦佩之意,二哥当下动容,心道也罢,便同老顽童说你可知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其实我还有一套七十二路流星步法,配上这幻影掌法同时使出,放眼天下,恐无敌手,这就将七十二路流星步法也演示给你看吧。至于后来老顽童如何去也,野史自有各种记载,于此都是外话,故不表也。笔者敲健盘至此也觉得扯多了,扯太远了,话说二哥捞起电蚊拍,一招“西湖流水”以极优雅的姿态拍向那只苍蝇,明明眼前巨大的空间,明明看上去电蚊拍来得极慢,可是苍蝇却觉得一股极强的压力汹涌而至,逼得自己只能后退,跌落在白色的沙发上,此时电蚊拍也在离自己分毫处停下,压力瞬时消去,然而苍蝇却知再不敢动弹分毫,因为那不是一般的武器,那是有电的电蚊拍,电死苍蝇也是不费吹灰之电,说不定小强过来,也不能在其底下走过一招,更别说拿这电蚊拍的是二哥了。

列位莫慌,笔者此时觉得这个时候场景转成发布会倒是很巧妙,何不一试!

真的苍蝇,敢于直面满格电的电蚊拍。老祖宗是这么教小悍的,但他马上明白,真正冷血的不是电蚊拍,而是使用电蚊拍的人,可见老祖宗说的话,多有不确然者。

一时间世界各地名曰什么最大,什么第一,什么门户的各种视频网站首页发布会的video推荐,全世界的网友争先转发。遂后整个科学界也引发一阵热潮,什么人兽基因研究,转基因,基因突变等等各种讨论,各种科研会,各种神秘研究浮上水面,总之就是各种火爆。其实对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几个人知道,但人云亦云,各种谣传千千万,也有不少理性旁观者,只能在一边无奈呼喊: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但多有人评论:“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当时我向来自豪的张弛有力的翅膀脆弱无力极了。”这是苍蝇事后回忆时说的第一句话。

二哥一个人站在六楼的阳台,看外面楼下幼儿园内喧闹一片,想这些儿童当中,有几个能开开心心地走在自己最喜欢,他们潜意识中指引的正确的人生方向上?他们所做的事,会否都让他们的长辈满意?也许多数还是在长辈的安排与自己与之抗争中迷失了自己,最后要么活着成了另一个人,要么,万念俱灰之下离开了这个世界。二哥也想,人类终将大同,社会应该愈来愈好,那么,未免想得消极了些,能不这样吗?这时,一只苍蝇停在了二哥肩头,二哥一看这不是小悍吗?

“小悍哥哥不是很会飞啊,哥哥人称及时嗡,该嗡的时候就嗡嗡嗡,不是飞得极快吗?”列位一片疑惑之声,却也兴灾乐祸的口沫横飞。

“是你?”

“电蚊拍离我翅膀就差毫米啊!我稍微动一下翅膀就触电了啊各位。”

威尼斯正规官网,“是啊,二哥,就是觉得要来找你。”

有时候,我们不禁要问:“触电,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是跟你说过活在自然里吗,不要来人类的世界,自然有更健康更美味的食物,你会活得更开心更自在,不必担惊受怕。”

“那是一种麻麻的感觉,稍微加大点电量,会晕厥,再加大点,会要性命的。”众人之中,不知是谁,甚是感慨地冒出这一句,说完抬头闭眼,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旁边一女子瞬时两眼放光,心道:“敢不敢不这么忧郁啊!”

二哥心里还想说,你是不知道啊,降蝇十八掌,打蝇棒法,黯然销蝇掌等各种牌子的电蚊拍都出来了,更有八方六合唯我毒蝇功以及失传许久的听声辩位夹苍蝇武功秘籍在卖啊,虽然专坑流鼻涕的小孩。所以啊,幼儿园里,小学里,都有许多什么“大人是不会带流鼻涕的小孩出去玩的”、“美丽女生都不和流鼻涕的男孩子约会”等标语来防止那些想成为大虾成为狗熊的倒霉孩子被无良乞丐类奸商骗的。但那些奸商还是很有办法的,他们都狂进棒棒糖啊。

“如此说来,用触电来形容爱情倒是很贴切啊。”

啊,疯了,疯了……

遂是众人一通的风情雅句,“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上帝说我每想你一次,天上就会掉下一粒沙,于是就有了撒哈拉。”甚至有人高歌:“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二哥,我知道,我一路上都没有吃人类的食物啊,我飞了十万八千里过来的。”

“哎,众位且细细听哥哥讲,莫要说到了这些风花雪月不着边际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