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生死亡小镇(九)

威尼斯网站网址 1

威尼斯网站网址 2

生死城

生死城。

一曰出世苦,一曰入世难

一曰生死局,一曰死生牢。

辗转流离无归处

然,天机不可参。

平生,一场大梦而已

参则欲生或欲死。

上帝给予人们光,人们便看见了光,甚至在置身黑暗中时,拼死也要寻找光。

夜里,一个身着黑衣的人悄悄地溜到了商业街后面。

以为,那便是出路,那便是生。

昏黄的老式路灯,隔了很远才有一盏,后面的房子漆黑一片,说不清到底有没有人住。

从一条岔路上跑出来一个衣衫单薄的女人,她不知道在这墓室一般的地宫里跑了多久,后背已经被汗浸湿了,披散着头发,活脱脱的像个鬼。

那人走出去很远,在一个路口停下了,瞥见路边有星星火光,蹲在地上端详了一会儿。

她一边跑,一边朝后看,似乎有人在追她。

点了点头,朝着一个方向走过去,消失在浓浓的黑夜里。

突然,脚下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石板路上,温热的鲜血立马涌出来,掌心的刺痛使她清醒了许多,可她真的再也跑不动了。

一阵风吹过,吹起路边的星星点点,月亮从云里钻出来,照在那一团黑色的灰烬上,隐隐地能够看得清半张尚未烧透的,纸钱。

她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紧闭着双眼,竟一下子失声痛哭。

“她是不是跑了?”穿着白色卫衣的年轻人幽幽地问。

一记惊雷适时地在空中炸起,她隐约能够听见,有雨点砸在地上的声音。

“她能跑到哪儿去!等我抓到她,有她好受的!”一旁的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终于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脸上还挂着泪痕,下巴上蹭掉了一块皮,红色的肌肉组织露在外面,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那人东张西望,似乎是在找人,而年轻人漠不关心,只是悠闲地走着。

半晌,她似乎是看见了什么,疯狂地朝着前方跑去。沉重的脚步声响彻在这条森然的通道里。

“这条街人这么多,你们打算找到什么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一条小巷子里传出来。

雨声越来越大,她知道,她在靠近出口,那边有不同于通道里的光,那是天光。

二人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雷声轰然,她早就忘了,曾经有多惧怕打雷,只要活着,什么都不重要。

半晌,年轻人才略有迟疑地开口:“她杀了掌柜的?”

那是一个铁门,红色的锈迹像是鲜血一般,浓重的铁锈味道让人作呕,而她浑然不觉,可能自己身上的气味更让人恶心吧。

“还不清楚。”女人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没给出答案,“先回去。”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跑到铁门边,一把大锁稳稳当当地挂在上面,她像是疯了一样,摇晃着铁门。

杜警官眯着眼睛审视着面前的这七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近乎癫狂的状态终于动摇了这扇通往希望的门。许是生了锈的原因,一旁的锁环断掉了。

“四月六号凌晨到八号早上九点,各位都在做些什么?”

她的眼睛发着光,一把拉开门,听见哗哗的雨声和巨大的雷声在耳边交汇,她狼狈不堪地跌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有些疑惑。

有人撑着黑伞站在她身后。

荒木先开了口:“我们四个人昨天下午三点左右才到城里,八点多到了这儿,那时他还活着,就趴在那儿。”他指了指柜台,杜警官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他抿着嘴,脸色阴沉,什么也没说,荒木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拿了钥匙我们就上楼了,进了各自的房间睡觉,醒过来就是快到九点了,被外面的声音吵醒,当时没在意,下了楼才发现死者被吊在那儿。”

“陆琪!”

杜警官抬起头,看了看千夏三个人,他们都对荒木的话表示了肯定。

杜警官站在一具尸体前,仔细端详着。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问:“你们晚上出来过么?”

尸体被绑在一根木头柱子上,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至少死亡已有三个月左右,四肢呈扭曲的状态垂在两边,头发稀少,面部狰狞,让人感到恐惧。

大家都摇了摇头。

这是个男人,看样子也得有五十岁左右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破烂不堪了,找不到任何关于身份的信息。

他又看向坐在另一边的三个人,“程俞先生?”

只是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又是谁将他绑在这里的?而且光是目测,根本看不出死因,皮肤表面没有明显伤痕,也不像是中毒死的。

“我们兄弟两个也是昨天到的,我们是上午十点多到这里的,下午两个人一起出去逛了逛,七点半回来进了房间就再也没出来过,再出来就是看见死人了。”程俞说着理了理白色卫衣的帽子,语气风轻云淡,好像对死人这件事并不关心。

难不成,是被人活活饿死在这的?

“你们明明是三个人来的。”最角落的短发女人看了他们一眼,“还有一个女孩,到现在也没出现,她去哪了?”

杜警官将尸体从柱子上解下来,使其平躺在地上。

程俞旁边的男人瞪着那个女人,刚要说话,杜警官凌厉地问:“程旭先生,你有要反驳的?”

威尼斯网站网址,他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偌大的石室里只有这么一根木头柱子和一具可怖的尸体,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太干净了,甚至都没有血迹。

程旭收起目光,转过头笑着对警官说:“那个女孩只是跟我们搭伙的,我们根本不认识她,所以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木头柱子是砌在水泥地面里的,牢固得很,杜警官蹲下身来看着连接处的边缘,看上去应该是新砌的,大概就是那男人死之前不久。

“朱雀小姐。”杜警官做了个请的手势。

杜警官所经过的外面的都是石板铺成的地面,只有这一间石室的地板是水泥地。难道跟这木头桩子有关?

“我六号九点多到了店里,七号我就到处逛了逛,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他们拿着行李上楼,然后我就一直待在房间里,晚上出去吃了个饭,七点多回到这儿,一直到今天早上。”朱雀认真地回想着。

就连地板也是新砌的,就为了在一根木头桩子上绑死人?

“你们都在七号看见过死者?”杜警官抬起头严肃地问。

周围连脚印都没有,人是怎么被绑上去的呢?

“是啊,就是他给我们的钥匙,他当时在睡觉,被我们吵醒了,还很不耐烦呢。”阿泽说道。

众多的疑问在杜警官的脑子里乱做了一锅粥,他只觉得身心俱疲,要是自己再出不去,大概也会像身旁这具尸体一样,饿死在这里了。

“可是死者是在六号凌晨左右死亡的。”杜警官的这一句话惊得几个人许久没有说出话来,他观察着他们的表情,满是惊愕,恐惧,看不出来是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