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的葡萄酒认证考试,学还是不学?

下午在书店翻到一本书,《致教育者》。后缀一句话:不忘初心,让教育回家。翻看到的内容,大致讲的是校园的文化,宿舍文化、教室文化、卫生间文化等。来不及细看,但颇有感触。联想到目前我所在的葡萄酒行业,各种葡萄酒的认证考试应接不暇。葡萄酒教育,教的什么,育的什么?

最近周围有很多朋友都在讨论,要考一个品酒师或侍酒师证书。以前也想过,想着等到大四了去考一个,但是现在有时间了,再让我去考一个品酒师或侍酒师,感觉好心疼那两个小钱。当然,钱是一方面,关键是从我自身考虑,觉得没那个必要。

昨晚,跟一个简书上认识的朋友聊天,她最近在准备某个认证的考试。她之前想要学习葡萄酒,完全是出于兴趣,看到之前不了解的葡萄酒知识,一下子打开了好奇心,自觉有趣。闲暇时间,也乐得与朋友喝点小酒,享受生活,侃天扯地,乐的自在。可是想到9月底的考试里,有一门盲品考试,就疯的抓狂,不禁感叹一句:带有目的性的去学和当初为了兴趣去学,完全是两码事。


所以,回归到前面的问题上,葡萄酒教育的初心和接受葡萄酒教育者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先讲一个我亲身经历。

在这之前,我对葡萄酒培训考证是排斥的。自觉在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接受了4年的葡萄酒专业教育,从知识储备的角度考虑,再去考取某个成本不菲的证书,感觉跟重头再来一样,浪费我的精力和时间。但从将来的职业发展上,出于一个功利的心态,我还是选择了去学习、考证。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里,在跟一些爱好者沟通交流的时候,也会去和大家聊这个话题。采访下来的结果,一个是出于兴趣,另一个是出于对职业的考虑。

今年6月份的时候,葡院6人组参加了某一个组织举办的盲品赛。作为学生,想得更多的是去多品一些酒,增长一下经验。去了之后,发现有好多头戴光环的大牛们,有酒庄庄主,葡萄酒行业相关工作者,资深葡萄酒爱好者,还有cafa侍酒师二级,WSET二级、三级证书的获得者们。陆陆续续总共有40人参加,总共品15款酒,品下来后,早已蒙圈了。

但回过头来想一想,不论是出于兴趣,还是抱着功利心态,学习一门课程,这本身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坏处呢?唯一的坏处就是,“功利”这个词所带给我们的理解,永不及“兴趣”来的单纯、纯粹。

初赛下来,取24人进决赛,不巧,小哥竟然撞大运,进了决赛,名次还不错,也就前十。葡院6人组4人进了决赛,第二天决赛,小哥可能好运都用完了,对酒的感觉以及盲品规则不太熟,导致最后没能闯进前10名。进了决赛的四人中,其他三人都进了前10,那感觉,真爽。但是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结果,而是获奖的人的“身份”。

威尼斯平台官网,可是,为自己考虑,通过这个机会,多学一点,多认识一些朋友,让自己活的更有趣一些,这样又有什么错。错的可能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那群人,不希望你过得比自己好。所以,潜意识里的我们会给自己或者是旁人给我们贴上标签——功利。

就我认识,以及主持人介绍,能够有好名次的,并不是那些有证书的,而是具有行业工作经验的人。就前三名而言,都是品过很多酒,在这个行业工作了许多年的选手。还有一些拥有所谓证书的种子选手,名次就靠后了。

功利没什么不好,学到了东西充实了自己,拓宽了自己的路,并没有对这个社会和他人造成伤害。所以,以后再也不会去跟大家探讨这个愚蠢的问题,到底为什么学习葡萄酒知识。因为这是一种需要。这便是接受葡萄酒教育者的初心。

就这次比赛,我发现,盲品靠的是实力,并不是一个证书就能解决的。



话锋疾转,那提供葡萄酒教育者的初心是什么?

目前,大多数证书的商业性质明显,所花取的费用也明显贵了不少。想要考取一个证书其实很简单,就短时间给你集中进行培训,把所要考试的点掌握住了,基本过没啥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