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读书笔记(上)

告白读书笔记

凑佳苗

日本著名推理小说家,2005年获第2届日本新人剧本奖,2007年以短篇推理作《圣职者》拿下了第35届原创广播剧大奖和第29届小说推理新人奖。之后,她将这部推理处女作扩充成长篇推理小说《告白》,《告白》于2010年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


神职者

讲述人: 森口悠子,S中学教师

结识樱宫正义

悠子自幼家庭贫困,但喜欢读书,凭借自身努力及育英会奖学金考入本地国立大学化学系,同时在补习班做兼职讲师。

毕业后,考虑到如果做老师可以不用偿还奖学金,参加了教师资格考试。取得教师资格后在M中学任教三年。

“既然要进入教育界,就要挑战义务教育的现场,不想念高中的话退学就好了。我想关注无处可逃的孩子们。”

在M中学结识樱宫正义老师并相爱。

樱宫正义

国中时为不良少年集团头目, 高中二年级时因打伤导师被勒令退学,后浪迹海外,在与在纷争与贫困中生存的人结识并共同生活后,潘然悔悟,回国后去的高中毕业资格,进入私立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后成为国中教师。为了挽救和自己当年一样误入歧途的孩子们。被大众称为“劝世鲜师”。

在婚礼前夕,悠子发现自己怀孕,樱宫正义在婚检过程中被查出HIV阳性,而悠子并未感染。樱宫正义为了女儿的幸福,放弃与悠子结婚。

“这世间对HIV带原者确实存在偏见。就算孩子没感染,要是给人知道父亲是带原者的话不知道会面临什么境遇。即便交了朋友,朋友的爸妈可能会对孩子说不能跟那个人一起玩儿。上学的话虽然吃饭啊体育课啊什么的都不会有问题,但难保不会遭到同学甚至老师的欺负。没爸爸的小孩儿的确也可能被歧视,但是相比之下社会还比较能接受。”

任教初期,也曾经想称为热血教师。

“只要发生一点儿问题,就课也不上全班一起设法解决;只要有一个人离开教室,就算课上到一半也要追出去。”

而后,想法发生改变。

“但是有时候我会想,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老师要对着学生热切说教,是不是有点儿离谱过头儿了呢?把自己的人生观强行灌输给学生,只是自我满足而已。”

女儿爱美出生后,悠子休息一年照顾女儿,而后,在S中学任教。在此之前,为自己定下两条规矩:

  • 不直呼学生的名字
  • 尽量以平等的态度、礼貌的言辞应对

在S中学任教期间有男老师因在课堂上告诫女学生不要聊天被学生陷害,该男老师为维护教室尊严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校方反被家长质疑,该男老师被迫转至其他学校任教。

事后,凡半夜收到学生短信,一律由同性老师前往处理。

爱美的离开

悠子将女儿爱美送到托儿所,但因为托儿所只到六点,而悠子的娘家住的很远,于是悠子委托住在学校游泳池后面的竹中太太照顾爱美。

竹中太太家养着一只叫做毛毛的大黑狗

年初时竹中太太生病,悠子不想找人代替,于是委托托儿所延长至六点,自己尽可能早下班去接爱美,周三的教职员会议因结束时间不确定,悠子会在四点去接爱美,让爱美在保健室玩直至会议结束。

爱美十分喜欢兔子,尤其是玩具小棉兔

悠子和爱美去购物中心店时候,爱美想买绒布包装的小棉兔巧克力,悠子拒绝了,爱美十分失望,该过程为班上的下村同学看到了。

一周后,悠子开完教职员会议后,发现爱美失踪了,后来和同学在游泳池中找到爱美的尸体。医院诊断结果为溺毙,警方的从没有外伤及衣着整齐判断爱美失足落水导致意外死亡。

警方在栅栏附近发现与爱美托儿所发的面包一样的面包碎片,有几个学生也在游泳池附近见过爱美,由此推断爱美是去竹中太太家喂毛毛发生意外。

爱美离世后,悠子和樱宫正义住在了一起。

葬礼过后,竹中太太带来家中存放的爱美的遗物,悠子从中发现了小棉兔的绒布包包,竹中太太说是从毛毛的狗窝里找到的。

悠子开车送竹中太太回家,在竹中太太的院子里发现毛毛正在玩一颗棒球,悠子觉得棒球应该是犯了小错被罚打扫游泳池的学生玩抛接球时扔到院子里的,并由此怀疑爱美发生意外时并不是一个人。

悠子到家后,在小棉兔绒布包包的内里发现电线样物体,联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件,推断出爱美的死亡可能并不是意外事故。

少年A

表面:品学兼优的模范生,成绩优秀

不为人知(来自少年C):偷偷捡流浪猫回家,用自己发明的“处刑机器”反复虐待,最后残忍杀害,并拍摄影片放在网上公开播放(*
天才博士研究所 *)。

六月中旬的一天,少年A向悠子展示带有电击装置的零钱包,悠子训斥少年A,少年A不以为然。
悠子在学校的教职员会议上报告了少年A制作的零钱包和少年C的讲述,但大家不以为然,悠子致电少年A的母亲,少年A的母亲同样不以为然。

隔周少年A找到悠子,让悠子在报名表上盖章,以“防盗钱包”参全国中学科展,该发明在全国大赛中获国中组第三名。然而在本地报纸报道少年A获奖新闻的当天,占据头版新闻的却是“*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

少年A的妒忌心愈加膨胀,埋头开发处刑机器。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十三岁初一女学生在暑假期间把推理小说里提到的各种毒物分别少量混入家人的晚饭里,然后每天把不同的症状记录在blog上。最后将氰化钾混入晚餐的咖喱中,致使双亲,祖父母和小学四年级的弟弟身亡。

路娜(Luna)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也指月神。希腊神话里叫做席琳娜(Seline)。路娜希(Lunacy)指精神异常,心智丧失,或者愚蠢的行为。

威尼斯网站网址,女学生在暑假前和学校的T老师称想去拿忘在化学实验室的笔记本,带班的T老师因几分钟后有家长面谈,把实验室钥匙给了女学生。事后发现,案件中的氰化钾来自学校的实验室,舆论严厉的追究T老师的管理责任,T老师最后被迫辞去教职。

少年B

平易近人,稳重平和,有两个姐姐。

B入学后,加入网球社,后因没有上场练习机会而退出。加入补习班后的少年B第二学期成绩突飞猛进。然而寒假后,少年B成绩停滞不前,被补习班老师当众批评,而原来成绩和自己持平的少年F却超过自己。郁闷的少年B去游戏厅打游戏,与高中生发生冲突,被警察救下后,来接自己的却是男性的体育老师,少年B觉得悠子认为班上的学生没有自己的孩子重要。

少年B因违反校规被处分,一周内每天放学后打扫游泳池畔和更衣室一小时。

少年A将电击钱包的电压成功增加为三倍,少年B建议将悠子的女儿爱美作为实验对象。少年A知道悠子每周三会把爱美带到学校,少年B知道爱美经常独自去游泳池畔喂狗,和悠子没有买给爱美的小棉兔绒布包包。

周三,少年A和少年B躲到游泳池的更衣室等到了爱美,将小棉兔绒布包包交给爱美,谎称是悠子买给爱美的情人节礼物。爱美当场被电流击昏,少年A对少年B说出“*
去跟别人宣传吧
*”后满足的离开了。少年B取下小棉兔绒布包包后,扔到栅栏另一边,将爱美丢入游泳池后逃离现场。

第二天当少年A得知爱美的尸体在游泳池中被发现,质问少年B为什么多管闲事。

报复

悠子告诉少年A,爱美的死亡是意外,绝对不是他期待的惊天动地杀人案件。

悠子前往少年B家中,在少年B母亲面前听取了少年B的讲述后,重申爱美的死亡是意外,并拒绝了少年B父亲提出的赔偿金。

悠子将樱宫正义的血液注入少年A和少年B的牛奶盒中,让他们饮下含有HIV病毒的血液。

“之所以没有跟警察说明真相,是因为不想把A和B的处罚委交法律。A虽然有杀意但并没有直接下手。B虽然没有杀人但却杀了人。就算交给警方,两个人顶多进少年院,要不就是保护管束处分,甚至有可能无罪释放。我想把A电死,让B淹死。但是就算这样爱美也回不来了,A和B两人也无法忏悔自己犯的罪。我希望这两人知道生命的可贵。我希望他们知道这一点,了解自己罪孽深重,然后背负着重担活下去。”


殉教者

讲述者:** 北原美月 **, S中学学生,路娜希崇拜者

维特来了

悠子老师用血液报复修哉(少年A)和直树(少年B)后下落不明。新学期开始之后,直树不再上学,修哉被大家所疏远。

寺田良辉接替悠子,担任二年二班的班导师,以“维特”自称。维特对上学期末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千方百计试图与班上的学生拉近距离。

维特在班上布置班级图书馆,很多书籍都是樱宫正义的著作,学生避之不及。

维特召开班会,讨论直树不上学的事情,试图靠全班的力量,把少年B拉回课堂。维特让班上同学轮流影音笔记,由维特和美月送至直树家。维特询问美月的绰号,于是美月再次被大家叫做“美蛋”。

直树的缺席

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直树的妈妈邀请他们进客厅。直树的妈妈埋怨儿子的心情是悠子所致。直树一直没有出现。

“小直会有心病都是去年的导师害的。要是所有老师都跟您一样热心,那孩子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

美月仍然每周五和维特一起去送笔记,只是直树的妈妈越来越冷淡。美月和维特说起就算继续家庭访问直树也不会来上学,维特仍旧不肯放弃。

六月开始,“* 全国中学生乳制品推广运动
*”开始在全县实行,教室的气氛开始凝重起来。全班津津有味喝牛奶的只有维特一人。

维特让大家在彩纸上写下留言鼓励直树,诡异的气氛让大家乐在其中。

“人并不是孤独的。世道虽然险恶,但还是幸福地活下去吧。”
“要有信心。NEVER GIVE UP!”

当天放学后,副班长佑介将牛奶盒扔到修哉脚边。对修哉的制裁从此开始。

对修哉的制裁

从第二天开始,修哉遭到同班同学的制裁

  • 书桌、鞋箱和储物柜里塞满纸盒牛奶
  • 笔记本、运动服被偷
  • 课本每一页被人写上“杀人凶手”

“大部分的人多少都希望受到别人的赞赏。但是做好事做大事太困难了。那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呢?谴责做坏事的人就好了。话虽如此,率先纠举的人,站在纠举最前线的人还是需要相当勇气的。但是跟着打落水狗就简单了。不需要自己的理念,只要附和就好。这么除了当好人,还能发泄日常的压力,岂不是一举数得的乐事吗?”

班上同学的手机收到短信邮件:

“修哉该受天罚!搜集制裁点数!”

要求大家报告自己对修哉做了什么,由这个邮件评分给出点数,每个星期六结算,全班点数最少的人从下个星期开始被视为杀人犯的同党,接受同样的制裁。美月拒绝参与制裁。

有学生在作业中夹纸条向维特举报班上有同学被欺负,维特在班会上将其视为对修哉成绩的嫉妒。

放学后,美月被同学胁迫,质问是否是向维特告密者,并威胁美月向修哉实行制裁,美月违心向修哉扔牛奶盒,砸中修哉脸,向修哉道歉被同学听到,被同学强按与修哉接吻,并拍下照片。

当夜修哉发短信邮件约美月在便利商店见面,把美月带到河边平房,给美月看了验血报告。美月也告诉修哉其实自己知道悠子并没有在牛奶中掺入血液。

第二天修哉用自己的方式对欺负美月的同学施加报复,自此再没人对修哉搞恶作剧。

美月和修哉几乎每天都在河边平房见面。修哉给美月演示了自己研制的测谎手表,并向美月坦白了自己用处刑机器杀小猫。

第一学期结业式的前一天,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美月给直树写了一封信,告知直树牛奶盒的真相,维特把笔记和写满同学祝福的彩纸交给直树的母亲。维特从门缝对房间里的直树喊话:

“直树,你在的话听我说。其实这一学期痛苦的不只是你,修哉也非常难受。他被班上同学欺负了,非常恶劣的欺负手段。我对大家说这样做是不对的,我非常用心的劝说⋯⋯大家明白了我的苦心。直树,跟我说你的苦恼好不好嘛。我会全心全意接受的。我一定会替你解决,希望你相信我。明天结业式一定要到学校来哦,我等你!”

美月的信最终没有送出,当晚,直树的母亲被直树杀害了。

第二天学期结业式后,班上同学被强制离校,美月被留了下来,以便警方讯问,

美月用修哉制作的测谎手表得知维特每周的家庭访问不过是维特的自我满足,并对警方讲出了真相。

美月计划用毒药杀掉维特。

美月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就喜欢直树,直树是美月的初恋。直树是班上唯一一个不叫美月绰号的同学。


慈爱者

讲述者:** 下村优子 **,直树(少年B)之母

森口的来访

直树母亲一直对校方安排单亲妈妈悠子担任青春期多愁善刚儿子的班导师颇有微词。而直树在游戏厅被不良高中生劫持的事情,直树母亲也认为是悠子以家庭为优先,没去接直树。甚至悠子的女儿爱美在游泳池溺毙的事件,直树的母亲也认为是悠子把小孩带去工作场所,对自己公务员身份的骄纵导致的意外。

“一路听下来,原本是充满期待的中学生活,发生的却尽是些可怜的事。全都不是直树的错,但倒霉的都是他。”

事实真相 直树母亲的解读
直树建议以老师作为电击钱包的实验对象 善良的直树认为老师可以阻止他
直树建议以悠子的女儿爱美作为实验对象 直树认为修哉不会对小孩子动手
首先和爱美攀谈的是直树 直树是被修哉利用了
直树将爱美丢入泳池,以造成意外假象 善良的直树想要掩护朋友

为避免直树受到刑事案件的牵连,直树母亲装作感谢悠子的样子。直树母亲想要给悠子赔偿金,以避免其日后找麻烦。丈夫建议报警,但直树母亲不想儿子当做共犯。

“搞不好直树其实只是偶然在场,遭到可怕的渡边的威胁,被迫同意帮他的忙。不,说来这件案子根本就是森口编造出来的不是吗?要是像报纸上写的,小孩失足跌入游泳池溺毙的话,是森口身为家长保护不周的错。她不愿意承认,所以威胁运气不好再现场的渡边跟直树,强迫他们承认自己没犯的罪吧?我无法不这么想。”

直树的异常

春假之后,直树有了奇怪的洁癖

  • 吃饭的菜不要大盘,要分成小盘装
  • 自己的衣服要分开来洗
  • 自己洗完澡之后绝对不要别人去洗
  • 几个碗盘茶杯要用水和清洁剂洗上快一个小时
  • 衣服不论颜色,要加上大量杀菌漂白剂重复洗很多次

直树对自己采取相反的行动:

  • 不清理自己身体排除的废物
  • 不洗头不刷牙不洗澡

邻居旅行带回京都和式点心最中饼,直树一反常态尝了一个:

“妈,原来最中饼这么好吃啊。我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要试试⋯⋯”

直树母亲将直树的洁癖症解释为在不断清洗污垢时,洗掉挥之不去的可憎记忆;而自己不肯保持清洁,是因为只有自己过着舒适日子而怀有罪恶感。

直树母亲在学期成绩单中发现悠子的离职通知,将其理解为悠子心虚的证明。

直树母亲送给直树一本日记本,希望直树可以用上锁的日记本把发泄出来的情绪封闭起来。

直树的姐姐真理子怀孕,带了直树喜欢的泡芙来访。直树以感冒,不想传染姐姐为由拒绝下楼、真理子离开的时候,直树推开窗子恭喜真理子。

新学期开始一周,直树都谎称发烧,没有去上学。直树母亲带直树去邻镇精神科做心理诊断,直树被诊断为“自律神经失调症”,医生断定直树应该待在家里。

回家的路上直树母亲带直树去汉堡店就餐,邻桌的小女孩不慎把牛奶盒碰到地上,牛奶溅到直树的裤管和鞋上,直树脸色大变,去卫生间呕吐。

维特的来访

维特和美月来访,带来影印的笔记。直树对维特颇有好感,但担心美月回家会和别人说起直树的事。直树母亲将影印的笔记送至直树的房间,直树大发雷霆。

直树开始使用一次性餐具,三个多星期没有洗过澡,换过衣服,头发油腻,身上发布酸臭。直树母亲试图用湿毛巾给直树擦脸,被直树推搡。直树除去厕所,完全不出房门一步。

直树母亲在直树的饭中掺入安眠药,直树睡着后,直树母亲给直树剪发,苏醒后的直树歇斯底里。

当天晚上直树主动洗澡,给自己剃成光头,换上新衣服,并提出去便利商店。直树在便利商店用浴室的备用剃刀刀片割破手指,将血液抹在店里的商品上。店员联系直树的母亲,直树的母亲买下了沾染血液的商品,店员并未报警。

到家后直树母亲询问直树这么做的原因,直树称想被警察抓起来。直树告诉母亲自己喝下了掺有HIV病毒血液的牛奶,坦白自己是在看到爱美醒来后,才将其抛入游泳池的。

维特再次来访,在门口大声对直树喊话,带来全班同学写的彩纸,彩纸上每句第一个字的发音连起来就是:

“杀人凶手去死”

直树母亲在日记中坦言打算杀掉直树。

悲剧发生后,真理子因受到惊吓而流产。

告白读书笔记(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