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绝不对身边看似柔弱的人不屑一顾

时隔多年,我又来到了这湘湖边,可我那个会唱歌剧的男同学早已不见。

最近网易云推荐我听了首《逆流成河》。

孤岛,枯树

在那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歌手。

1

听着歌词感觉不错,所以分享给你们一起听听。

彼时新大一,我依旧少言寡语,面目清冷,只识得班上的四个人——同寝的嘉、熊、花
以及我自己。

01

后来时日渐长,多记了班上许多人的名字和面孔,但仍有些许人是未曾说上话的。再后来,接触多了,三十多个人便也轻轻巧巧地记下,有了七嘴八舌亦或只字片语的对白。

令狐冲:“我要退出江湖,从此不问江湖之事。”

但是,具体怎么跟他熟络起来的,如今却已记不得了。

任我行:“你怎么退,这个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只知道男生们都喜称呼他为“DongYang”,女生也跟着叫。

原来我们都有一个武侠梦。一人一马走江湖 无关乎年龄,无关乎性别,无关乎时代。

起初,只以为这名字是因他对日本文化颇为了解,对当时大家都喜爱的动漫深有心得,便戏称“东洋”。

于是想起来了小时候,梦到得了什么武林秘籍,练就绝世武功,然后……去教训我们班上那些不学习只会欺负女生的坏蛋。

后来听说浙江有个”婺之望县“——东阳,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我又以为是他来自这”歌山画水“,大家以其家乡之名代称。

看了很多青春电视剧,或许有些不同。有些故事在记忆之中发芽,那些红色绿色我们的年少时光。

后来的后来,貌似专门向人打探过这名字的由来,但那回答却早已模糊的听不清了,连回声都渐没,所以至今对这“DongYang”二字仍是满目疑惑。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读书时候总有几个坏蛋在撒野,像条疯狗一样让人讨厌。

湖桥,画舫

威尼斯网站网址 1

2

02

第一个令我震惊的大事件,应该发生在大二开学前的军训。练习分列式的间隙,我们那群来自南航的空军青年教官们总喜欢将几个班拉到一起,起哄叫嚣,这边“来一个”,那边“出一双”。

青青的姐姐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但读书时候坐在我后面,她的桌面总是被人搞得乱乱的,还要帮那几个欺负她的男同学值日。

青春正盛的少年们有的跃跃欲试,喜欢大展拳脚,有的沉静内秀,不禁害羞赧然。

“有个胖胖的男同学又被人打…”

记不得他是哪一种了,究竟是被人推上前去的,还是自己主动跳上前去的。

威尼斯网站网址 ,看着小胖身上的伤,心有不忍,是不是他长得憨厚老实就应该给你们欺负呢?还是他不听你们的话就该打?

只知道他一开口,我便惊呆了,可惊呆我的是不是那首《我的太阳》,却又记不清了(许是真的老来多健忘,可还不到三十岁的我竟这般忘事儿,着实让人心焦呀)。

你们是社会黑老大吗?

但是,我却记住了这个会唱外文歌剧的男同学。

真想成为令狐冲把你们都灭了。

萎草,凋桩

有个男同学,对他的印象只有一个色字。

3

很多女同学都很讨厌跟他坐近,特别是同桌。因为他总是会搞些小动作,让你鸡皮疙瘩。

第二个交集事件,应该是那次组队参加学校的一个神马厨艺大赛(原谅我名字又忘记了)。那时候,我对厨艺还是一窍不通(说实话,如今也没精进到哪儿去),应该是莫名其妙被拉去充人头的,只因为参赛规则里有一条:组队人数必须是三人。

听那个女生说跟他坐一起时,经常摸她,还警告她不能告诉老师,不然找人打她。

气氛热烈的比赛现场,看着两位队友——他和另一名交好的女同学,切菜,热油,翻炒,收汁,起锅,装盘,忙的热火朝天。

“这位同学,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打扰到我学习了。”看不过去的我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只能站在一边,呆若木鸡。最后出于羞愧,我在盘边放了一个半天切好的胡萝卜花聊做装饰,就将这盘红烧土豆块端上了评委席。

后来发现下课后我单车被人戳破轮胎了。推着回家后老爸问我什么情况,我说被狗咬了。

而今,这菜的味道如何,评委的评价如何,早已是九霄云外的事儿了,但当时那个会煮饭烧菜的男同学还是让我挺钦佩的。

还好老爸就帮我修好了。

平湖,远山

威尼斯网站网址 2

4

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