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你就当自个儿在推推搡搡吧)

错觉

亲爱的女儿,作为一个新手妈妈,妈妈对你的到来既是欢喜又是惶恐;欢喜的是,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当我非常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你就如期而至地孕育在我的子宫里,你的出生给了我欢笑、惊喜和陪伴;惶恐的是,妈妈也是第一次做母亲,有很多地方都不懂,想宠爱你,又怕把你宠坏了,将来变得娇生惯养;想要把你培养成才,却又迷茫不知从何下手,害怕一不小心弄巧成拙;想要让你快乐成长,却又害怕你将来经不起挫折;妈妈深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所以惶恐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不能给你正确的指导,所以妈妈想把平时想到的点滴记录下来给你当作参考,作为一个女孩子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需要培养哪些正确的观念。

徐警官赶到的时候,天空正下着灰蒙蒙的细雨。淡淡的冷空气侵袭着他的大脑。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道,给女儿最好的保护是底线教育。

“死者是一名念高三的女生。”

最近一条微博标题――《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骚扰女学生》震惊了网络,举报者是名大学生叫罗茜茜,包括这个女孩在内共有7名女生遭受过这个老师的性骚扰甚至性侵,还导致其中一名女生怀孕,北航博士尚且如此,可见高学历并不代表高素质,和同类相处也要遵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所以妈妈想告诉你几个底线:

雨花街的雨,一直是灰蒙蒙的。

第一,身体底线

这时,抬担架的警官路过,徐警官扯开盖尸布……

千万不要为任何事情出卖身体,以换求什么好处,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可轻可重,但总而言之对女孩的身体以及心理可能从此都会留下后遗症。

那是死不瞑目。

第二,生活底线

天空依旧是灰色的,下着灰蒙蒙的雨。

女孩一定要有经济独立的能力,经济不独立,人格便不独立,人格不独立,连选择、等待爱情的权利都没有。

曾经看到一个故事,女儿考上大学后,父亲给她打生活费,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见了,那么我应该是在泛着余晖的水上小镇上寻找那个世界吧。

“1200元够不够?”

谢凌薇的错觉

女儿回答:“够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便开始不做梦了。

父亲又说:“吃的好点,别亏待自己。”

我一直以为做梦是一种本能。

女儿听了,半天没作声。

一种属于孩子的本能。

父亲觉得奇怪,问道:“怎么啦?”

可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女儿说:“室友和我一样,每月家里也是给1200元生活费,但她生活质量比我高,每天都有零食吃,每个礼拜都买新衣服化妆品……”

上高中的时候,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

父亲说:“她是不是在打工?你现在不要去,耽误学习。”

他的精力已经不在我身上。

“她没有打工,是在谈恋爱。”

当初他和我生母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不是男孩子,而且母亲已很难再生育。父亲一直想要个男孩,香火对他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他开始对母亲百般厌恶。

“有一次她约会回来对我说,其实她不喜欢那个男生,只是喜欢他替自己买单而已。

也许,我不应该被生下来。

她还说我傻,可惜了这张脸,

也许,我应该在还未成形时就沉沦在下水道里。

如果她有像我这样漂亮的脸蛋,根本不用向家里要钱。”

为了迎合,在父亲面前,我顽皮刚烈,像个男孩子一样。在母亲面前,我安静恬雅,像个等待新郎的处女。

父亲放下电话,立即给女儿打了1500元,回家又给女儿发了条消息“从这个月起,我每月给你1500元,多出的300,你可以买你喜欢的东西,如果恋爱了,一定要告诉我,我每月再给你500
元,作为恋爱经费,请你一定要记住,每次约会,都不要忘了带上自己的钱包。”

我的活着,只是迎合。

第三,感情底线

从上学的第一天起,我便没有和外人有过多的交流,我不知道我的同桌的姓名,班级里谁和谁关系暧昧不清……

不要在一个不爱你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更不要为他无底线地牺牲自己,因为100次感动也抵不上1次心动,感情的事情就是没办法勉强,即使勉强结合,最终也会留下隐患。

这个世界,与我无关。

妈妈有个朋友的同学,在大学时爱上一个男生,男生长得很俊,能力也不错,深受同校女生喜欢,那个女同学想尽办法讨好男生,帮他买早饭,打热水,在他打完篮球赛时准备好矿泉水给他,可谓是无微不至,比照顾亲爹亲妈还卖力,男生当时深受感动,决定尝试在一起,在一起一个学期后,男生还是被另外一个漂亮女生挖了墙角,分手时单纯说了句:“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喜欢你。”留下女生一人独自伤感……对于初恋,我不建议飞蛾扑火,奋不顾身地去爱,因为很多女孩在心理上都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如果失败收场,甚至会影响之后的爱情观,婚姻观。

直到初中的时候,我遇见了她。

第四,生命底线

她也是女孩。

我们一生中难免会遇到恶人,如果和他们硬碰硬,吃亏受伤地总是我们。如果没有能力与歹徒搏斗,就应该36计,跑为上计;有些事情不要去强出头,面对丧失理智的暴徒,和他们理论是无济于事的,敬而远之为妙。

她不漂亮,不温柔。

2017年新闻上爆出许多令人惋惜不已的类似事件“刘鑫江歌案”(刘鑫和男友陈世峰发生纠纷后,被威胁,于是像好友江歌求助,这个善良的女孩为了帮助好友,在出租屋外与陈发生争执,结果被陈乱刀捅死,留下无助的母亲为她奔走喊冤)。女艺人刘洁与男友一起去医院看望外婆,在住院部大楼附近碰到了一名口中骂骂咧咧的醉酒男子,双方发生口角纠纷,醉酒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抽出刀具,对着刘洁就是两刀,一刀心脏,一刀脾脏,刀刀致命,之后还追着刘洁男友砍杀,腿部也被砍了三刀,花一般的年纪就这样死于意外,如果当时就躲开多好。类似事件,举不胜举,最后只剩下亲者痛,仇者快。

她脾气火爆,和男生可以瞬间打成一片。

每次看见她,都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们每天一起吃午饭,聊着重口的动漫,夜晚十二点,我会爬到山顶为她捉萤火虫作为生日礼物。她则会背着脚受伤的我一起逛奢侈品商城,我们什么都买不起,却像买下了全世界。

我妄想把这种关系一直持续下去,到永远。

这种超过友情,胜似亲情的感觉……

是爱。

然而,我们最终还是破裂了。像爆炸的氢气球一样,四分五裂。

那天是中午午休,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淡淡的阳光铺进教室里,我坐在她旁边开心地叠着千纸鹤—有她在的日子,我每天都很开心。

等我转过头想给她展示一下时才发现,她已经倒在桌子上睡着了,我静静的看着她,就像那淡淡的阳光。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在我最孤单的时候出现,也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

她是我生命的唯一。

想到这里,不知是受到哪种力量的驱使,我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双唇贴上她的双唇。

紧紧的。

然而,人有时候的一时冲动是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

我不知道她那时已经醒了。

“你干嘛?”我被她狠狠的推开。

“我……”我第一次这么的惊慌失措,从内心涌起的凉意,让我想起了上幼儿园时一直等不到妈妈来接时的那种孤寂与绝望。

她怒着跑开了,头也不回。

我的世界,又只剩下我一个。

她走了,就像她不曾来过。

我试图厚脸皮地去找她道歉,但是每次她都一脸厌恶的躲着我。

原来有些事是不能当作没发生过的。

我又重新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吃饭,学习,睡觉。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我碰巧做到某一道关于串并联的物理问题。我记得!我记得这道题我给她讲过!我那时一直在笑她连接线头都分不清。

可是现在,我却再也没有资格嘲笑她了。

那天夜里,我一直在哭,仿佛要把我生命中剩下光年的眼泪都哭干。

只要她一句话,我可以为她死。

就像鸟儿离不开天空,因为它已经是天空的一部分。

虽然,天空并没有留下它的任何痕迹。

就这样混混沌沌,我上了高中,父亲再娶,母亲再婚,各自拥有了新的家庭。而我,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家庭。

我没有家。

我也想要家的温暖。

我是最多余的一个。

可能是因为学习占了我大部分生命的缘故,我考上了我们县城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她和我一个学校,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班级。

和以往一样,每次碰面她总是刻意回避着我的目光。而我,也尊重她的意思,没有再厚脸皮地去犯贱。

在高中的第三个月,我听到了关于她的传闻。

她有男朋友了。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和她从此便完全是陌路人?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会开始和别人牵手,拥抱,接吻?

可是,那个人不是我。

不是我。

好想杀了他。

我答应了一个跟我一个班的男孩子,纪易如。

听同学说,他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很喜欢我了。

我对他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是出于对未来的绝望。也可能是出于对她心理上的报复,我答应了他。

我真的很傻,即使我有了男朋友,对她在心灵上又能产生什么冲击呢?

我自以为她内心会产生的沉重感,只不过是我的错觉。

一男一女,手牵手,街头漫步,说着不着边际的空话,许着假到令人作呕的承诺,这就是高中生的恋爱么?

这是纪易如眼中的恋爱。

“小时候我自杀过呢。”说着他不无炫耀的秀出他左臂上的伤疤。

“一共十三条呢。”

他总是这样,妄想用自残来吸引我。

他不会令我哭,也不会令我笑。

他在我的生命中可有可无。

就像我小学时一直未记住姓名的同桌。

在他身上没有恋爱的感觉。

那是只有她才能给予的感觉。

即使他那所谓的强吻,四唇相贴,舌尖纠缠,我却连心跳的频率都没有变过一下。

但是,他对我真的很好,如果我突然想吃东西,无论天气如何,他都会帮我买。即使是我离家出走,他也会一个人在凌晨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寻找。

我被感动了?

不,那只是情绪的波动。

于是,在我毫无预兆的提出分手时,他显得不知所措。

那是上午的第四节课下课,中午会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他大声的质问我是什么意思。

“这样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分开吧。”我淡淡的说道。

“是我对你不够好么?”

“不是,你对我很好。”我淡淡的说道。

“那为什么?”

我厌倦了,好无聊。

“我根本不喜欢你。”

他愣了一下,我看到了他的瞳孔在收缩。

“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你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下午的时候,班主任给我换了座位,我猜,一定是中午的事惊动了他老人家。

换了座位之后,我离纪易如有两排那么远。

纪易如下午没有来上课,不过他肯定没有自杀,我知道,他不敢。

新同桌是一个不怎么爱出风头的男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要说他哪里和平常人不太一样……嗯,他非常不爱说话。

我记住了这个同桌的名字—左中流。

很奇怪的名字。

下午的第一节课,老师并没有讲课,而是进行了思想教育。

“我有两件事想交代一下,第一件就是关于早恋的,大家还是高中生,天涯何处无芳草?相信大家在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多的有缘人……”

听的出来,他是在暗指中午发生的事。

早恋的话题大约磨叽了十五分钟,我也只是当作与我无关。

“下面,第二件事。大家最近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刚刚上面来了消息,昨天在雨花街发现了一具女尸,才17岁,和你们一样,也是在念高中。”

教室里立刻就沸腾了,有几名女生还发出了尖叫。

“那条街道很偏僻,所以建议大家,尤其是女同学,夜间出门,或是走小路时最好结伴而行。”

“那个,我送你回家吧。”放学的时候,左中流追上我说道:“老师不是说了吗,女孩子尽量不要单独一个人。”

“哦,没关系的……”

“先别急着拒绝,我只是陪你走一段路。”

“对了,怎么没有人陪你回家啊?”树叶被冷风吹的沙沙作响,漫长的街道上只剩我们两个人。左中流是对的,因为雨花街的事,如果他不陪我走,我一定会害怕。

“嗯,我朋友很少的。”我回答道。

“怎么会,你这么漂亮!”

“哪有?”

原来,他也是很活泼的,也许,每个人都是多重的,只不过面对的对象不同而已。

“你是不是在想‘哎,原来他话也蛮多的哎’。”

“你怎么知道?”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秘密。”

渐渐的,我愈发的感觉到他真的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人。

他很灵异,每次都能猜出我在想什么。

他很奇怪,从不和别的同学多说一句话。

他很聪明,上课一直睡觉的他物理可以拿满分。

他很神秘,难以捉摸。

他的桌子里有一堆厚厚的书,肯定不是课本,有一次我问他,他幽幽的回答道;“这里的书你不要碰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第二天,他便把这些书搬回家了。

“周末你准备去哪玩啊?”某一天,他突然问我。

“在家呆着呗。”

“周日那天能出来么?”

周日那天,阳光格外的明媚,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戴着宽大的遮阳帽,等我下楼的时候,我发现左中流已经在树下等着了,他黑色的衬衫,显得更加神秘。

“走吧,公主。”

那天,他骑着单车载我去了海边。

凉凉的海水冲着脚丫,夹着贝壳搁脚的痛觉。夕阳下,我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慢慢的,融到了一起。

“你是单亲家庭吗?”他每一次的问题都让我措手不及。

“嗯。”我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我很少提及我的家庭,除了对她之外。

“嗯。”他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迟早有一天,我会在海边买一所房子。”

“哇!海景别墅啊!”我调侃道。

“必须的啊,有钱,任性!”他萌萌地道。

“哎呀,没看出来啊,小哥。”我打趣道。

“你是凡人,不懂。嘿嘿。”

他又顿了顿道:“只有看海的时候,我才会没有杂念。”

那天,他送我回家,路上我们漫无边际的聊着。等我到了家门口,正想道别的时候,他将一个纸条塞在了我的手里。

“那……明天见。”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便骑远了。

回到家时,我连鞋子都顾不上脱,便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张纸条。

“和你一起度过的这些日子很开心,每次我偷偷的看你,总是能感受到在你的眉睫之间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痛楚。以后,无论你遇到什么挫折,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如果有机会,下次,我们换个地方,一起去水上小镇吧,我希望,我可以带给你快乐。简简单单的快乐……”

我忘记了后面写的是什么,我只记得那天之后,我们在一起了。

似她的感觉,但胜似她的感觉。

淡淡的温馨,那是我一直奢求的温暖——家的温暖!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见了,那么我应该是在泛着余晖的水上小镇上寻找那个世界吧。

只是为了仲夏之夜盛开的烟花。

叶焕之的错觉

换了座位之后,我的后面从此多了一个特别单纯的女孩——小染。

从我们坐前后座开始,我便开始留意她。她有时一整天都不和人说话,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学习。

“嘿,你学习好用功啊!”这是我第一次搭讪。

“啊?”她抬起头,脸稍稍红了一下,道:“没,没有啦。”

她的声音很小,软绵绵的,我没想到她和男生说话竟然还会脸红,心中不由得偷笑起来。

我愈发的觉得她好可爱。

每个周二的第一节课都是物理课,小染也只是会在这节课上犯困,小脑袋渐渐的低下去,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的大眼睛,等到快碰到桌子的时候,再抬起来,然后又低下去……周而复始。

“你要是真困了可以睡的,我会帮你看着老师。”下课的时候,我对她说道。

“啊?不用不用,我还好啦。”

“好啥啊?口水都淌桌子上了。”

“是么?”她瞪大眼睛,不停地用双手蹭着嘴。

真的,没见过这么单纯的女生。

因为是前后座的缘故,交集渐渐的多了起来,她在我面前也渐渐的放的开了。其实,她也很开朗,从她口中得知,她还有一个在念小学的弟弟,母亲身体不太好——她没有父亲。所以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都是她一手包揽。

“你有困难可以告诉我,我能帮的一定会帮。”

“啊?这怎么好意思啊?”

她的口头禅就是“啊?”

她喜欢春秋战国时的政治家,她说,看着他们勾心斗角的样子感觉很酷。

她喜欢黄色。

她脑子很笨,连最基本的数列都不会做。

渐渐的,我们越来越熟。这就是缘分的奇妙之处,它让两个世界的人互相靠近,互相吸引。

转眼之间,季节进入仲夏,学校举办了运动会,小染参加了女子800米长跑,很难想象她那瘦小的身体在操场上奔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一会儿要记得给我喊加油哦!”她略带顽皮的说道。

“好,好,一定一定,我可是很仗义的。”我嘿嘿笑着回答道。

可是,尽管在比赛时我喊破了嗓子,她依旧是跑得最慢的一个。

“喂!你……你到底……有没有喊加油啊!”

“有啊!我对灯发四!”

她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嘟了嘟嘴。

“哎!你昨天听见老师说了吧,在雨花街发现了一具女尸唉,也是高中生。”

“嗯,我听见了,怎么了?”

“我听同学说啊,尸体身上的衣服都是碎的,好像是先奸后杀,但是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我。

“嘿,怕不怕?”

她咽了口口水,道:“不怕,我是住校生,大不了,我以后晚上不出去了。”

“我也是住校生,我可以保护你啊。”

“拉倒吧。”她白了我一眼道:“要是真遇到了杀人犯,估计你跑的比我都快。”

“哈哈。”

是真的,我会保护你的。

真的……

那天晚上发生了很多事……

“外面怎么啦,乱哄哄的。”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小染问我。

她还在解那道数列。

“额,打架吧。”

“啊?好可怕。”

“还好,哎,下节自习课下课跟我出来一趟好不好?”

“啊?你要干嘛?”她假装惊讶的问。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杀了的。”

简简单单就好,这是我死去的父亲曾经告诉我的。仅仅是为了自己幻想无数次的美景,我一直在很努力的读书。遇见小染之后,我便确信,她就是那个够资格分享我的幻想的那个女孩。

我是靠着幻想活着的。

“哎,你说,这块磁石放在手表后面会是什么样?”不久前,她曾经这样问我。

我接过她手里的磁石,道:“指针会停。”说着,我解下了自己的手表,把磁石放在了手表后面。

从那一刻起,我这个指针便因为她这颗磁石而忘记了转动。

我抗拒不了她那傻傻可爱的模样。

威尼斯正规官网,我想保护她。

“喂,都黑天了,叫我出来干嘛啊?”

“等一下就知道了。”

我所有的努力,我一直的幻想,只是为了……

这时“碰——”的一声巨响。

“哇!”小染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五颜六色的。

应接不暇。

“小染。”我说道。

“啊?”她呆呆的看着我。

“跟我在一起吧。”

只是为了仲夏之夜盛开的烟花。

雨花街又开始下雨了。

徐警官的错觉

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了。

也许是年纪大了吧,说到底,人还是要服老的。

我们这个县城隶属关东地区,虽然处于地震带附近,但是从未有过大的天灾。洪水干旱蝗灾更是闻所未闻。县城里的老百姓靠贩卖水产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十分平静。

但是,一起凶杀案确打破了这份安宁。

那是13年的某一天,有人在雨花街旁边的田地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尸体的周围是漫天的蒲公英。

那本应是一个蒲公英不飞的季节。

雨花街,花落无声,雨碎无痕。

死者是一个念高二的女生,长得很漂亮。

是被勒死的。

不知道她在死之前经过了怎样痛苦的挣扎。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雨花街的凶手至今仍未找到,无目击者,无遗留物,无指纹体液,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距雨花街惨案整整一年后,我县的一所高中又有一名女学生被杀,地点是学校后山,死者被捅了十三刀。致命伤是喉咙处的伤口。

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促使凶手如此残忍地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

死者名叫冉小染,是该校的学生。父母离异,跟母亲同住,家中有一个尚且年幼的弟弟。可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小染平时在学校学习格外用功。

案发当晚有人看见小染一个人走向后山。

一定是有人和她事先约好了在那见面。

“平时她只学习啊,很安静,不招事,不惹事。”同学甲是这样描述的。

“嗯,是挺安静的,但是,那是在上高三前,上高三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唉,变得老开放了,在班里面和男生们你侬我侬的,听说在外面还交了一个高富帅男朋友。”同学乙如是描述道。

“哦,你说小染啊,她被杀了?啊,我也是很伤心的啊,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哎,玩玩嘛,送她点昂贵的小礼物她就当真了,说到底她就是个拜金女,天天粘着我,还跟我说有一个变态老骚扰他,令她很困扰,要我保护她,嗯,那个变态好像姓叶,叫……”这是小染的高富帅前男朋友的证词。

“叶焕之啊?他早就休学了,原因不太清楚。”这是教导主任的证词。

叶焕之曾经因为感情上的事情纠缠过死者,他的嫌疑最大。

校园情杀?

很有可能,现在的孩子越来越冲动。

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吧,听说家庭残缺的孩子更容易心理变态。

可是,调查叶焕之的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

他的不在场证明坚不可摧。

小染被杀的时候,他在一家餐馆打工,未离开餐馆半步,老板,厨师,服务生在内的13个人可以为他作证。

如果只是单单那一天很忙的话还比较可疑。

可是不是。

“我包了挺多的活,只是希望能多赚点钱,所以这几天都挺忙的。”这是叶焕之本人的证词。

他是最有嫌疑的人。

也是最没有嫌疑的人。

案子调查到了这里,但凡生前与小染有过接触的人,要么毫无作案动机,要么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悲剧不止于此。

6月1日该校的毕业典礼,一名女生默默的走上学校六楼的楼顶,脱光了衣服,然后跳了下去。

这个女生叫做谢凌薇。

谢凌薇自杀的第二天,该校的又一名男生在家服用大量氰化钾自杀,药物如何得来尚未查明。家人发现时,该男生已死亡近两个小时。据悉,该男生在临死之前曾向同学打过电话,应该是想求救,但是巧合的是,他所求救的对象无一人接听到他的来电。

这个男生叫做纪易如。

谢凌薇自杀的第三天,在雨花街又发现一名男尸,死者身上财物被抢光。

一切都是那么的措不及防,在警方还未喘息之时又死了三个人。

希望,会在开始的地方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