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彼.沉眠之伊斯坦布尔 第三十二章 放学时分的等候

“火华,你中午好像没有休息好?还在想那封情书?”同桌谢思怡看见任火华在不停地打哈欠。

“郝鑫腾,你的脸怎么肿了?”一大早,任火华在学校走廊上看见他这副凄惨模样觉得很奇怪。

“没有啊,可能是昨天睡晚了。”他是不会说自己昨天晚上3点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奇怪电话,那边有一个男人不停地问他“需要特殊服务吗”。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好像把谢思怡穿的裙子翻了起来,结果被她一顿暴打,醒来就变成这样了。”郝鑫腾嘻嘻哈哈笑着说道。

“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那个叫林檎的人给我这样的一封信。”任火华又看了看那封信纸。

“你真是没正经的,这要是被她听到,你又会被‘教育’好长时间了。”任火华叹了口气道,下意识地把话题扯到了新的方面。郝鑫腾轻描淡写地把脸上的事掩盖过去了,他不想让他最好的朋友知道自己的这种事,自己在他的面前一直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死党形象就可以了。

“我听说了,林檎是这所学校‘4大女神’之一,她给你写情书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看上去无精打采的。”

回教室的路上,任火华碰到了他最不想遇见的几个人之一——“野性的丽人”林檎。林檎依旧是英姿飒爽,给人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但她往往会做出一些让任火华始料不及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任火华从谢思怡说话语气中听出了一丝酸意。

“明天下午的挑战赛,我会把你打趴下。”林檎露出了可爱的虎牙威胁地说道,她本来是想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吓一下任火华,却弄巧成拙,让他在心里暗赞了一声好萌。

“能纠正一下你的叫法么?我上午把那封信给你看了吧,你觉得会是情书么?另外我应该没有高兴的理由吧。。。”他叹了口气,“连我名字都能搞错,甚至把我的性别都搞错了。那封信怎么看,都是男生写给女生的情书吧!”谢思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也对哦,估计就是一个恶作剧吧,呵呵。”

“看什么看!再看,再看,我就。。。”林檎有些不高兴,任火华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情绪。

“为什么你能笑得这么开心呢?”任火华开始认真地看着同桌的脸。她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孩,放在一大群女生里,被最先注意到的女生肯定不会是她。但是她的皮肤却意外地很白皙,给她增加了些许魅力。

“‘把你吃掉’,是这个吗?”任火华下意识补充道,电视上好像是旺仔牛奶天天用这句话做广告。

“你在看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把你吃掉!”林檎简直要愤怒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到掉渣的男生竟然挑衅自己,说要把自己吃掉!她无视任火华惊诧的表情,干脆无比、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脸红了。”

“我又怎么惹她了?”任火华摸了摸鼻子自语道。

“啊!”谢思怡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任火华的表情。

今天的化学课上老师依旧没有出席,有学生在传警察已经去了他的家里调查。任火华总觉得出事了,但是自己似乎没有资格插手大人们的事。毕竟,他此时的身份只是一个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课的高中生,16岁的生日过了还不到几个月。

“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呢,真是搞不懂你。”他摇了摇头,从书包里拿出了物理书。

“那个不明身份的人还恐吓过你吗?”任火华对坐在旁边全神贯注地看着一本杂志的谢思怡说道。

下午6点钟,君士坦丁学校(任火华就读的高中)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三三两两坐了好多学生。这是一家格调不错的咖啡厅,店里放着悠悠的小清新歌曲,有时候会是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临着门的那一面墙上贴满了学生的留言条,靠近里面的地方还摆着一个木制的书柜,上面陈列着很多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书。角落靠窗处坐了四名女生,她们每个人各点了一杯果汁。

“没有。不管怎么说,那种伪造的照片再也威胁不到我了。”谢思怡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这让任火华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林檎,你把情书给那名男生后发生什么没有,呐?”其中一个紫红色头发、衣着时髦前卫的女生问道。

“不过,明天你要和那个叫林檎的女生比武,真的没问题吗?我听说林檎很厉害,有一次把学校门口几个混混打得住了院,让他们半个月下不了床。。。”谢思怡合上了杂志,不无担忧地说道。

“什么都没有发生,让你失望了,唐依洺。”坐在她对面中性简约打扮的短发女生如是答道,同时舒展了一下身体,全身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

“应该。。。没问题吧。再说我和她无冤无仇,大不了我认输好了。”

“真没劲。等等,不能就这样结束掉,当初我们说的是‘向本校一名男生成功告白’不是,这还不算成功呢!”头发染成紫红色的女高中生唐依洺不依不饶道。

“上次的奇迹不会再发生了,你千万不要逞强。”谢思怡说的是之前任火华赛跑胜过林檎的事。她坚信着那只是一次意外,任火华的状态恰好很好,而林檎的状态恰好很差而已。说不定那天还是林檎的大姨妈来问候她的日子。

“檎檎,不用理依洺,她总是想方设法找乐子。”坐在唐依洺旁边的女孩嫣然一笑道。流光涟漪的双眸,精巧的瑶鼻,玫瑰花瓣似的唇,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的脸蛋看得人一阵恍惚。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吗?”任火华叹了口气道。

“烦死了!吹樱姐,我要把你的生活照爆给那帮男生,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拿来做什么不好的事也有可能哦。”说到这里唐依洺坏笑了一声,看得夏侯吹樱心里发麻。

“你那单薄的身子板。。。”

“唐依洺大小姐,我错了行不行。凡伊,姐姐被坏人要挟了,帮帮姐姐咯。”那个无比漂亮的女生,也就是夏侯吹樱转向了坐在自己对面一直没说话的曾凡伊。这个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衣着朴实的女孩放下了手中的书,看了夏侯吹樱一眼,没有说话。

人们总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身躯越高大强壮、隆起的肌肉越厚实的男人战斗起来越强大,谢思怡也不例外。她没有秦雁妤那样毒辣的眼睛,能看出任火华衣服下的肌肉曲线有多完美。

“凡伊,书看多了会成‘书呆子’啊,和大家一起就好好放松一下嘛。”被大家叫做“吹樱姐”的漂亮女生一脸期盼道。

任火华想起了池秋诗真正的哥哥池昊天,他的力量与他的体格成几何倍增长的比例原理。他从没有见过那样的人,聚起气能把一堵墙打出一个大洞。这样的力量已经可以让很多职业拳击手汗颜了。

“可是。。。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一天很快过去了,到了下午放学吃晚餐的时间。唐依洺、林檎、夏侯吹樱在教学楼下等了好几分钟,经常被同班同学戏称为“土妹学霸”的曾凡伊才匆匆忙忙地从楼梯口上跑下来。

“回归主题,回归主题!”唐依洺嘟了嘟嘴,“林檎,你要再当面表白一次,向那个男生,叫什么来着?任火华对吧。你可是‘野性的丽人’啊,没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对么?不能输给男生啊。”

“好慢啊,周围的人都快走完了。”唐依洺有些不悦道。

“我明白了。”林檎眼中燃起了灼灼的火焰,回答地特别干脆。“唉,檎檎,你还真是单纯啊。”夏侯吹樱摸了摸林檎的头。

“对不起,临近放学的时候我问了老师一个问题。本来没想到会拖到这么晚。。。”曾凡伊低头诚恳地道歉道。

“吹樱姐,不要总是拿我当小孩子,我会生气的。”

“算了,我原谅你了。期中考试前你再给我当家庭教师,帮我好好复习功课就行了。”唐依洺心里打着她的算盘。

“是,是,其实檎檎你可以换一下发型啊,不是非得留得这么短,像男孩子一样。”

“依洺,我和檎檎都没说什么,就你最闹腾。你又不是不了解凡伊,一碰到学习方面的事情她就什么都不顾了。不像你,我们家的凡伊是爱学习的好孩子。”夏侯吹樱轻启朱唇柔声说道。她比她们都高一级,已经高三了,无论是男生当中还是女生当中,她都拥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人气。

咖啡厅的门又被推开了,走进来两个男生。

容貌惊艳,气质绝伦,身材婀娜,多才多艺,举止端庄,温柔友善,她是当之无愧的“四大女神”之首。几个女生在一起如果发生了什么矛盾,肯定是她先站出来心平气和地把问题解决掉。即使高傲如唐依洺,在很多方面上内心也是很佩服她的。

“火华,今年暑假7月新番动漫有很多好作品嘞,像《妄想学生会》威尼斯正规官网 ,、《亲吻姐姐》、《圣诞之吻》都很有内涵。”郝鑫腾在那里手舞足蹈地比划。

“走了哦。”夏侯吹樱拉住了还站在原地的曾凡伊的手。

“一听名字就大概能想象得到那些是什么动漫了,真是本性不改。”任火华想起上次去他的家里玩,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东西。

“檎檎,等会吃饭的时候,再给我们讲讲你要和那个叫任火华的男生比武的事情。那一次赛跑后看你消沉了好几天,没想到之后你会有这种计划。”夏侯吹樱很珍视这几个性格迥异的好朋友,她看见林檎沉默地站在一旁,以为是大家冷落了她让她不高兴。

“还有,我托在日本工作的亲戚给我寄了很多珍藏版18禁动漫DVD和游戏光碟。什么时候你来我们家,和我一起在游戏机上玩?”

殊不知,林檎同学此时正在心里勾勒着自己把任火华打得满地找牙的画面,他认输也不行,没骨气的男生更应该被打!

“离我远点,我不认识你。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你那是什么亲戚,给你寄这些东西!”

“其实我还可以送你一个限量版《黑执事》抱枕,这样每天你在睡觉时就可以想起我来了。”

“为什么我非得要想起你?”

“《黑执事》是耽美动漫,也就是女生口中所谓的‘腐’了。你看我们俩的关系。。。”任火华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

“鑫腾,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你身处的那个世界正常人已经完全理解不了了。”

“二次元世界哪里不好了?难道你甘心一直沦为‘现充’么?”“晚餐我要一个披萨,外加一杯摩卡咖啡。”任火华走到一个座位跟前坐下,直接无视掉了郝鑫腾的质问。

“林檎,你在看什么?”看到林檎半晌没有动作,呆呆地看着一个方向,唐依洺忍不住发问道。

“我看到他了。”

“他?谁啊?”

“任火花。”

“就是你选的那个男生吗?”

“依洺,还不是你刁难檎檎。‘大冒险’的惩罚是不是过了一点。”夏侯吹樱叹了口气。一切都可以回溯到开学前的一个星期二,那天不是很热,她们4个人就约好一起出门逛街,之后一起到一家餐厅吃饭。饭桌上有点无聊,唐依洺就提议玩一局“大冒险”。每人随便说一句以梦为主题的话,下一个人将这句话反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几轮过后林檎就被曾凡伊挑出了问题,不得不接受惩罚。当然唐依洺不会放弃这个整蛊人的机会,让林檎向本校的一名男生告白成功,于是就发展成现在的状况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